查看完整版本: [-- 【版杀人员讨论帖】第四日,众人心中的迷茫与决意 --]

-> 幻想小镇缘起/History -> 【版杀人员讨论帖】第四日,众人心中的迷茫与决意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lastsep 2009-12-09 09:08

【版杀人员讨论帖】第四日,众人心中的迷茫与决意

来吧,慧音老师死掉了

狄奥 2009-12-09 09:13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最初的课程吧。”
“好~~”
“首先,让我们从跟芙兰也有关系的【恶魔】开始讲授吧。”
“【恶魔】说的是姐姐哦。我是【恶魔的妹妹】。”
………………

“那么,这一次就让我们来讲一讲八卦炉。”
“就是魔理沙用的那个道具呢。”
………………

“那么,这一次我们来讲关于【西行妖】的故事。”
“【西行妖】是什么?”
………………




“呜……”
为什么,做了个奇怪的梦啊……
不过,这个梦却让我想起来了,慧音老师是在保护这个村子的。
慧音老师,一定……

天蒙蒙亮……
砰砰砰!
“慧音老师!”
轻轻的敲了敲门,但是房间中却没有任何回音……
慧音老师一向起的很早,莫非……
“老师!老师!!”
轰隆!
稍稍在手上加了点力道,门却轰然而碎。

“老师!老师快出来啊!”
屋子里空空如也。
散乱的书卷铺放在桌子上,上面画着些奇怪的符号。
“这是……老师!?”
我回过头,冲出门去……

“老……师?”
慧音老师安静的躺在了广场上……
“老师,芙兰……芙兰再也不会逃课了,不是还要给芙兰讲很多很多关于幻想乡的事情吗?不,不要吓芙兰啊……”
“老师啊啊啊啊啊!!!!!!!!!”
我昏了过去……




村子的人们汇集过来,共同低下了头,为村子的守护神默哀。
然而,谁也没有向前一步。
因为,就在老师的身边,一群妖怪就站在那里。
何况,还有一只将大地砸碎的吸血鬼。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芙兰……”
“呵呵呵呵呵……不止对帕琪出手,还杀掉了慧音老师……那个凶手是针对本小姐来的么?”
“嗯呼呼呼呼……这样的话……”
我攥紧了右手……

轰隆!
列瓦汀在我的手中燃烧着。
“那个凶手,想必活腻了吧!嗯呼呼呼呼……”
我把剑深深的插入了广场的中心,插入了慧音老师的身边……




“好孤单……”
“慧音老师也离开了我……”

“………………”
“太阳……好热……”
那片阴影……应该……还在……

“………………”
“好热……”
“好……孤单……”
“姐姐……咲夜……帕琪……慧音老师……”
“我……该怎么办……”




黑暗之中,偶又见到了那个金发的幼小的妖怪。
她正坐在那里,低着头一个人自言自语。

“你……没有事吧……”
妖怪看见了偶,轻轻的问。
“当然,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姐姐是这么说的……”
“可是,你的姐姐……不是……”
“别管那么多了……”偶轻轻的笑了笑。
因为,我们最终,都要为帕琪殉葬。
这,早已是命运安排好的。
姐姐是这么说的。
既然无法违抗明天,那么不如轻松的度过今天。

“呐,可以陪偶玩么?”

greelmr1981 2009-12-09 09:52
【露米亚 4-1】

结果果然是这样。质疑者和被质疑者都没有死。那个脆弱的联盟还不能舍弃么?

这是昨晚最好的结果,但不会阻止我心中的那个念头。

“今天巫女必须死。”利爪们蠢蠢欲动,撕裂她的欲望没有变化,她的血中必定充满了力量,从其他人身上夺来的力量。

=================================================================================

那种波动,更强烈了,三天前只是落在水面上的水滴,今天则像被俯瞰的飓风一般,她的欲望也更强烈了么?

“恶魔的妹妹,你打算背叛你姐姐了么?”

她依然带着那种微笑,不过这次已经不再纯真。

“来玩吧?”

那是死亡的邀请。

我用了同样的微笑回敬了她:“或者说,你一早就已经背叛了么?”


gunsheep 2009-12-09 10:08
“来,魔理沙,张嘴,啊……”
轻轻将一勺的蛋糕和奶油,递进魔理沙的嘴里。她轻轻含住,吸吮干净。然后再挖一勺,递过去。
窗外一阵慌乱。哭天喊地的声音。
今天是上白泽老师呢。果然如我预期的那样,我和魔理沙都没事。
真是太好了呢。

另外,看到了有趣的东西呢。
隐藏在迷雾中的真实,渐渐揭下伪善的面纱了呢。
算了,即使我说什么,也没有人会相信什么了吧。

只是想看看上白泽老师临终前说了什么。有很不好的预感,可能就要被证实。

狄奥 2009-12-09 10:57
“姐姐?呼呵呵……本小姐可从来没有背叛过姐姐哦……”
“但是,偶也不想成为姐姐的累赘呢。”
“姐姐、姐姐一直都是在保护着我的……”
“芙兰,最喜欢姐姐了……”
“所以,芙兰从来也没有背叛过姐姐。”
“昨天,今天,明天……直到永远……”
“然而,如果有人想要伤害姐姐的话……”

我狰狞的笑着,面对着毫不畏惧的赤眼。

“本小姐会将她彻底的,碎尸万段!”

jyun 2009-12-09 12:53
【咲夜 4-1】

  这是……第41只
  从倒下的妖怪身上拔出银刀,我环顾四周,确定再没有一只妖怪还可以生存。
  结界突然被打开了,快的难以置信,快到连去确认大小姐的情况的时间也没有,周围虎视耽耽的妖怪们一拥而入,我也只能先来抵御。
  悲伤啊,这悲伤的气息随着战斗的节奏一点点渗入内心,又一个同伴失去了她的生命,这意味着,凶手的选择又少了一个。
  我们,还能坚持几天?
  恐惧如一只利爪抓住我的心脏,使它的节奏紊乱,也使我的动作变的不连贯。
  几十道不必要的伤痕遍布全身,幸好,备用的衣服和绷带都在不远的地方,这样,至少在大小姐面前不会露出受伤的样子。
  这样的日子,还是尽快结束吧。(神啊,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祈求)

lastsep 2009-12-09 13:36
声明一句

要是到今天投票为止都没人参悟到我究竟为平民做了什么好事的话

结束之后的有关奖励恐怕就要考虑打个折扣了……

i0de502 2009-12-09 14:02
第四日了...慧音也离开了...和她的谈话没有什么实际的内容,话也不多,似乎慧音也很沮丧的样子。

昨天一天都没有见到妹红。究竟怎么回事。这里很危险,杀手不知道藏在了哪里。

希望不要出事,不要出事...

慧音走了,妹红肯定很伤心...

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她...

不知道去哪里寻找她...

好害怕...真的想再见她一眼...

要见到她,要活下去。

nerv 2009-12-09 14:31
orz麻烦删掉这楼好了……

innelysion 2009-12-09 14:33
生命是什么?
为什么会有生命?
拥有生命,是否要付出代价?

……

自那时起,每当我抬头仰望夜空,都能感受到三道光。

满月是人们心目中无秽的存在,她在一切七彩光华都谢幕退场时,以自身的光辉衬托出物质最原始,最单纯的美。
但往往被忽视的是,那道银白,并不是她自身所发出的——贪婪,无耻地吸收与利用着无暇顾及黄昏与清晨间,最高之神的永恒之焰。

瞬间就失去了五分之四的子民

那家伙曾对我叙说那段过去,脸上不带任何表情。

神火的暴怒,将月界的光之面,化作一片深渊泥潭。
没有下界掌管云层,大气,土地的众神庇护,即使拥有最先进的科技,最强大的魔法,也只能徒增死亡时的痛苦。

余下的住民们伏于暗之面,久久不起,恳求最高神饶恕她们的罪过。


劫难持续的时间没有任何资料记录下来,而数不清的年头过后,一艘普通的小艇在因结界加固而暂时失效的时候误闯入光暗交界线附近,带回的数据和影像才让其余一直生活在先辈戒训之下的后代月之民们第一次目睹了另一面的现状——

死寂,连一丁点的遗迹都没留下来,也许,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任何东西吧……

……

“你走在我后面吧,这里的地况和上来时似乎变化很大,随时都有可能崩塌的感觉。”
“嗯……”

……



左脚被什么东西顶了一下——
我搓了搓脸,看到一根竹笋从我腿间长了出来。

已经离开人里快一天了,但迫使我逃出来的那股气息依然没有任何减弱……也因为如此,我无法让自己离开更远。
只要视野中见不到仪式的光芒时,身心便会感到迅速地异化,也许不加制止,最后会变得像那个妖怪兔一样吧……

突然,那根竹笋伸出无数荆棘,将我死死捆住,手中马上亮起了火焰,但任何释放魔力的地方立即被一根根棘刺穿过,何况本来就是已变得微不足道的小火苗……

“妹红。”

我痛苦地抬起头。
众人出现在我面前……面孔由一如既往,扭曲为狰狞,再变为纯真的笑容……只有慧音,她站在我的旁边。

已经没有人能相信了吗?幻想乡即将要湮灭了吗?

“不……”
慧音转过身,我只能看到她的侧脸
“即使已没有任何希望,只要我们在,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对,何况八云紫已经为我们点燃了那盏灯……

“接下来……”
慧音向竹林的深处走去,我伸出手,但无法移动分毫,喉咙也被掐住,只能发出几阵呻吟。
渐渐地,一切都没入了黑暗。

……


身体冲了出去,但随即就被绊倒了。
我回头看了看,刚才坐着的地方,一小根竹笋已经长到半臂长,那亮色的青翠,于周遭枯黄发黑的竹林中如一颗恒星一般,闪耀着奇迹的光芒。

混蛋,你们都要坚持下去啊——!!

FNite489 2009-12-09 15:00
以下是上海的思考.
人形只是人形, 还是无法猜出其他人类/妖怪的思维方式.
所以, 我只能说, 希望我能够帮助到所有善良的人.

----

首先提一下从黑莉莉那了解到的Wine in front of Me原则. (反正上海是第一次听说.)

两杯看起来一样的酒, 只有一杯有毒.
我选一杯, 另一杯给对手.

我应该如何选择? 这是否是对手设下的圈套? <-- 让我产生这种想法是否也是对手设下的圈套? <-- 略.

----

如果上海是犯人之一,
那么首先就会解决掉对犯人威胁最大的人.
如果找不到这样一个人, 再考虑随机.

第一夜的三名被害,
铃仙, 秋妹, 文,
她们没有多少机会能够表示出自己对凶手具有的威胁,
那么, 1, 她们是被随机挑选的目标, 2. 或者是基于犯人在此之前对这三人的认识.
上海并不了解之前这三位的生活圈子,
所以, 无法再想下去.

以及, 犯人会如何投票?
上海认为, 犯人一般是不会投弃权票的,
只要不票死自己人, 她们就不会吃亏.
但这只是一般而言, 实际上绝对不会如此简单.
策略性地投弃权也不是不可能.
第一日5/19人弃权, 第二日弃权人数达8/17之多.
而第一日弃权第二日投票了的, 只有芙兰一人.
第二类人, 第一日投票, 第二日弃权的, 有三人: 永琳, 早苗和夜雀.
上海偏向于把咲夜也归入此类.
这四人中, 永琳悲剧, 翻牌成为平民.
上海认为, 早苗, 夜雀和咲夜, 此三人更可能具有相同的身份,
但是并没有把握推断/倾向于任何一种.

另外, 第二日弃权票多得反常.
这也是第三日河童高票死的原因之一.
爱丽丝虽然是带票者, 但并不能因此推断她是犯人.

后三夜的三名遇害者中, 除了幽香在当日被上海投了一票以外,
均在当日没有被任何人票过.

前两日弃权而第三日投票的人:
咲夜(第一日强制自投), 第三日投票了魔理沙.
慧音, 第三日票了诹访子, 当夜遇害.
河童, 第三日被强制自投, 票死.
天子, 第三日投票河童.

至于⑩... 上海就不说了,
大家自行斟酌吧.

永琳掌握了仪式, 永琳死了.
永琳把仪式交给了慧音, 慧音死了.
犯人是巫妖!

----

上海仍然只给出值得注意的数据但不下结论,
因为上海不想再犯错误了.

lastsep 2009-12-09 16:11
还有五十分钟就要开始投票了,我就直说了吧,笨蛋们。

我一直在各种地方说“我为平民做了什么”,然而你们就一直只会揪着我问“你是不是告诉了侦探一个杀手的身份”之类的蠢问题,我回答说“不,我不做违规的事情,我的所作所为都是根据版杀守则来的”

没错,我按照版杀守则的规定,做了对平民有利的事情,这提示的还不够明显?

然而我tm就没有看到你们有谁回去稍微翻一下版杀守则。

一开头,关于法官和写手的部分就写的这么清楚:

但是法官可能会偶尔给写手泄露一点线索。但是其它参与者并不知道哪些是真正的线索,哪些不是。



平民们,要是看了这个还不知道自己该干啥的,那你们这次版杀真是白参加了。

幽冥の风 2009-12-09 16:19
这一点,我在酱油帖的12楼都有说啊,但是被你们无视了啊~~~~~~~~~~~~~~~~~

gunsheep 2009-12-09 16:21
问题不在于有没有翻线索,而在于今天到现在只有几个人进行了推理,只有一张怀疑名单,还不知道是不是。
话说蕾米不是说要票人吗,表个态吧

greelmr1981 2009-12-09 16:42
【露米亚 4-2】

手中掂量着那个鹅卵石——上面的名字刻着——东风谷 早苗。

“今日是你的死期。。。”

这个时候,我已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将她杀死,这个优先事项不会改变。

命运将至。

辉夜姬 2009-12-09 16:49
【辉夜 4-1】

主导仪式的人,就会遭受不幸么……
杀手真的是想破坏这一切……

如果……如果没有人敢于接下仪式的话,
那我来吧……
我不在乎这些人类与妖怪的生死……
我只是想,继续永琳的工作……

ask199374432 2009-12-09 17:00
到了第四天,我和爱丽丝、上海还都在。还真是幸运呢。
这个迷雾中 开始的犯人有三个,而我们冤枉了三个好人。活下去的希望,越来越渺茫了啊。
各位,振作起来吧。

lastsep 2009-12-09 17:00
投票吧,论坛短消息我。qq禁止

二次幻想 2009-12-09 17:01
剛在人間之里買點東西回來.

轩辕夜羽 2009-12-09 17:02
早苗总算认真了?
不过已经将两个无辜的人送上祭台的你,这次也稍微体验一下他们的心情如何?

waterstars 2009-12-09 17:08
“衣玖。”
“怎么了天子大人?”
“你还留着幽香死时候的遗言吗?我想再看看。”
“留着,给您。”
“谢谢。”
“怎么突然想起她了呢?”
“不知道,不过总觉得在她眼里,人人都是花的样子,这种感觉肯定很奇妙吧?你说呢?”
“嗯……我不知道……”
“天界虽然满是耀眼的鲜花,但是连一颗杂草也没有,一株枯苗也不允许存在,每朵花的色彩都是那么鲜艳,于是,每朵花都失去了自己的颜色,淹没在五颜六色的花海中。全都美意味着全都不美。所以,相比较来说,下界的花,有枯死的,有凋零的,剩下那些绽放的,才会更加珍惜自己的美吧。”
“……天子大人……这些我不太懂……”
“呵呵,你说,幽香眼中,我会是什么花呢?”
“……”
“说不定只是株鼠尾草罢了。”
“……天子大人……”
“不要想了,外面的人们又聚集在一起了,又要被恐惧和不安引导着去杀死无辜的孩子了吗?我们出去看看吧。”
“好的。”

我站起身来,和衣玖一起,走出门去。

tommyice 2009-12-09 17:18
【早苗 4.1】
我被黑暗笼罩了。
即使是紫散下的阳光也无法驱逐的黑暗。

我不敢伸手。
双手抬起,必定有利爪挥下。
一伸手,我将无法再见这柔和的阳光
我不能回头。
双肩之上,已经被狼爪按定。
一回头,我将看见自己的血化作阵雨。

走回居住了四日的小屋。
屈膝坐定。

burial 2009-12-09 19:04
【死去的永琳-4-1】
连歌三题~花~
漫步于一望无际的花田。
娇艳欲滴的火红的花朵,静静的绽放。
彼岸的边界,
河岸的尽头,
三途河的引路人在静静地守候。
该离开了……
花朵在低语。
不论现世如何腥风血雨,不论日食多么让万物躁狂。
这里永远是安宁的境界。
淡淡的雾霭环绕四周。
深深地雾幕遮蔽远方……
自然而然的来到了这里,
接受了一生结束的现实后信步的离开……
这里已经不会再受到伤害……
对于生者真正意义上的永远就是这样吧。
寂静的世界,只有风声和花朵摇摆的响动……
对于我太熟悉也太厌恶了……

慢慢的步入了雾霭之时,就知道自己的方向并不是河岸……
所以毫不犹豫的迈开了步伐,
每迈出一步就多出一份力量……
也更奠定了死亡……
然后寻找着哭声……
在无尽的杀戮的日子里,
妖怪的哀号成为了哭声,
人们的恐惧成为了哭声,
神灵的悲叹成为了哭声。
每一滴泪水都浸入土壤,在这里没有杀戮的血。
只有带有思念的泪,让彼岸的花朵作为人生的结晶绽放。
聚集在这里的千数亡灵的悲叹,构成了合唱……
悲伤的,快乐的,自豪的合唱……
恢复力量的灵魂的姿态,只要使用术法就能找到……
但是还是决定一步一步的踏过我们的距离,
“毕竟我们还有很多时间不是么?”
明明用有限的生命对无限的我们说出这样的话语的少女,
现在必须找到……
優曇華……
轻声呼唤你的名字,寻找你的身影。
我唯一的弟子啊……
我从未对你说过的话语,不知道是不是现在能够传递……
不要畏惧死亡,要畏惧不是生命的生命。
死从来不会夺去什么,只是单纯的结果。
该来的时候的,需要离开而已。
你在恐惧什么?
你在悲痛什么?
你赐予我们的幸福,向我们出付出的信赖。
是你的幸福么?
如果是幸福的话,就拭去眼中的泪水。
如果是幸福的话,就起身弹去身上的尘埃。
如果是幸福的话,就带着笑容走出来。
我们已经到了旅途的终点,
我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的课题,
我们会在一起,不再分开……
让我对你说一声,谢谢你,優曇華。
对着不是生命的生命的我们敞开心扉的你,
我的弟子,我的家人……



连歌三题短题~花~
“你泡茶的技术也不错嘛~”
喝茶的一方优雅的提出了称赞。
“这是年龄的优势。”
既然对方提出了称赞,就毫不犹豫的安然接受。
“那你现在芳龄几许?”
“你的花田到底有多少花朵呢?”
“三千五百六十二万四千八百一十朵,很凑巧吧?”
对方用惬意的表情说出了答案。
“所以呢?你的回答是?”
对方得意洋洋的反将一军,我也露出了笑容。
“和你花田的花朵数目一样,很凑巧吧?”
“喂,这显然是胡扯,你太贼了吧?”
“没错,就是胡扯哦~”
看着幽香认真的表情这样说完,忍不住笑了出来。
四季花主也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露出了笑容。
一时间,只有我的笑声回荡在这片彼岸花的岸边。
慢慢的风声代替了笑声,彼岸花开始低语,那是花的女王和她的孩子们的叮咛。
“回答最开始的问题,不是我泡茶技术好,是花好。”
我泡的是彼岸花的花茶,虽然工序复杂,但是这是现世无法品尝的珍惜味道。
这是在终其一生后,即使被苦涩的记忆所折磨,也能坦然面对之人才能体会的,回味人生的味道。
“你想起了什么呢?幽香”
我望着不起波澜的三途川,向这位花的妖怪的提出了疑问。
“答案你不知道么?这是个愚蠢的问题。”
对方对我的明知故问嗤之以鼻,随即站起身来,走到岸边。
视野中已经能看到那位懒散死神的小舟划破如镜面一样的河面,缓缓驶来。
“你不走么?”
“不走呢,有个要等的人。”
幽香已经撑开了刚才一直收起来的阳伞,轻轻的将裙上的花瓣放在地上。
“如果她不来呢?”
木舟撕开水的阻碍,激起波澜的声音越发的嘈杂,所以提高了声音。
“那样就最好了。再见了,四季花主,祝愿你在彼岸能和你的孩子们得到安宁。”
幽香没有回答,只是微笑着抱起了铃仙,走上了木舟。
然后送上了祝福。
“在彼岸,我期待我们的较量,一分高下。”
划船的死神这次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把船撑离岸边。与到来时不同的静静的留下了船尾的一道道水纹。
重新把视线拉回到彼岸花的原野的尽头的雾霭,反复咀嚼着最强妖怪的祝福。
“一决胜负么……”
还真是她会说出的话……
重新执起茶杯,静静的等待。

幽冥の风 2009-12-09 19:11
你们这是让我的灵魂不得安宁啊。。。。。。。明明把所有的事情都托付给妹红了,你们居然狠心把她害死。。。。。。

greelmr1981 2009-12-09 19:42
【露米亚 4-3】

是时候了么?遥望那个虚无的太阳。


“骑扫把的魔女整理她的行李,用掉了梦开始的晚上。”

“太阳照亮初夜,散落一地的书页,没有关于月之智者的记载。”

“二夜的太阳孤单异常,践踏花畑的身影中,没有碎翼的凤凰。”

“三夜无常,五芒星的风吹乱了历史的典籍。”

“死夜降临,七色的残翼,乖乖留家中。”


这是我第一次歌唱,也是最后一次,听者无人。

轩辕夜羽 2009-12-09 20:00
见到咲夜,让她来找我。

gunsheep 2009-12-09 20:22
我只想说斯卡雷特家你们演的这算哪出

waterstars 2009-12-09 20:22
吸血鬼,现在你心中是不是已经有了杀手清晰的轮廓?还是那凶恶的影子仍旧如镜花水月般不可捉摸?在这个敌友难辨的游戏里,你有没有想到自己最亲的人可能就是恶毒的杀人者?还是你根本不愿意相信明明已经展现在面前的真相?能够看透命运的夜之王啊,如今也只能这样带着对自己的不信任来猜测别人了吗?

gunsheep 2009-12-09 20:32
魔理沙,开饭了
今天的晚饭是羊肉白菜粉条锅哦。
果然冬天还是要吃羊肉比较好呢。

轩辕夜羽 2009-12-09 20:55
我的心肝宝贝没睡醒而已。

不过你也不需要激动,只不过是个祭品罢了。

FNite489 2009-12-09 21:31
仪式总人数22, 现余12, 其中犯人至少2人.

第四日
妹红 3票 (包括自投),
上海, 早苗 各2票,
天子, 蕾米, ⑩, 爱丽丝 各1票,
诹访子 1票, 自投.
弃权 1票.

----

投票给妹红的是: 魔理沙, 咲夜, 妹红.
上海认为, 魔理沙不是犯人, 咲夜应该不是犯人.
理由不解释.

同理(同不解释), 夜雀的嫌疑降低.

----

妹红和诹访子都选择了自投,
有理由相信诹访子具有和妹红相同的身份.
这确实是很可笑的逻辑.
但是上海无法理解弃权和自投的行为, 尤其是在第四日这种严峻的环境下.
姑且只能认为她们身份相同.

如果这个推测是错的, 那么诹访子就是犯人.
这也可以解释, 慧音在投票诹访子之后就遇害.

问题是如何证明这个推测, 或者证伪?
上海现在相信诹访子也是好人, 但实际上没有根据.

----

今日惟一的弃权者是爱丽丝.
上海没有理解.
如果可以的话, 希望主人能告诉上海, 为什么要这样做.

----

吸血鬼的姐姐, 在三天弃权之后将矛头指向了早苗,
却将票投给了上海.
上海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对善良的各位不利的事, 值得她在那样地指控早苗之后却投票给我.
上海的票给了早苗, 理由是任何一个不是犯人的人无论面对什么指控都应当会反驳,
然而早苗没有这样做.
虽然存在着"早苗就是这样的性格"的可能性, 但上海只做"通常情况下"的考虑.
麻烦的是, 早苗把票投给了蕾米..

于是这样好像陷入了矛盾.

前几日上海仍然有所保留,
今日上海是这样想的:

通常来说犯人没有不投票的理由,
但, 犯人之间相互投票, 或者弃权, 这也不是什么很难懂的策略.
即使是上海也可以明白.

前两日弃权可以说是情有可原.
第三日, 爱丽丝明确地质疑河童之后, 没有任何人为河童辩解,
此时蕾米已经向早苗也提出了质疑,
但最终的投票是弃权.
这也是第三日惟一的弃权票.
前两日的凶猛弃权已经让第三日的气氛有所不同,
这张弃权票一定不简单.

上海也曾经想过,
如果蕾米是警察, 只是踩早苗一下, 看能不能把票带起来.
然而她带票失败 (并且自己是弃权).
如果她事先没有查证过早苗, 那么在第三晩就会做这件事.
第三晩死的是慧音, 而上海和早苗均无恙.
第四日时, 蕾米已经拿到了早苗的身份,
并且仍然发言质疑早苗.
投了三票弃权的侦探应该很稳妥, 查到了犯人没有理由留着,
何况, 现在并不需要暴露身份就可以带票,
我很不理解这样一个稳妥的侦探为什么会投上海的票.
所以, 反过来想一下, 上海认为, 蕾米是犯人.
而早苗的身份不确定, 上海目前无法猜测.

----

以上所有, 建立在所有参加这个仪式的人都忠实地扮演着自己应该扮演的角色的前提上.
当然, 各人有各人的行为方式, 这一点上海可以理解.
但是, 如果有不是犯人的人是一心帮助犯人的话,
趁早告诉那个油咖喱巴酱吧.

以及, 上海对自己的人形头脑并不是很有自信.
正如下面34楼主人说的那样,
人类/妖怪的头脑, 总是充满了上海不能理解的各种不确定因素.
总之, 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 希望大家直接地说出来.
毕竟, 上海不想再犯错.

狄奥 2009-12-09 21:34
引用第24楼greelmr1981于2009-12-09 19:42发表的  :
【露米亚 4-3】

是时候了么?遥望那个虚无的太阳。
.......

幼小的妖怪继续在歌唱……
然而,那首歌……

我嘿嘿的笑了起来……
下一个死的,会是我么?
我不知道……
七色的残翼……帕琪为我佩戴的翅膀……
我,或许该回归与虚无了吧……

姐姐……
我……
对不起,或许,我无法再遵守我的约定了……

狄奥 2009-12-09 21:45
姐姐是好人,上海也是好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姐姐要这样攻击上海。
爱丽丝,当然我也十分的相信。

然而,我只能说……虽然我现在最信任的人是爱丽丝,但是身为妹妹,如果爱丽丝想要攻击姐姐的话,我的票必定会落在上海的头上。
虽然,我也不认为上海是坏人。


或者,现在我来质问一下好了。
露米娅、早苗、天子、魔理沙……我要求你们对你们的思路做出明确说明。
当然,由于这个质问,今晚很可能是我归为沉寂……
但是,我仍旧要问个清楚。
你们,所作出的每一个决定,究竟是因为什么。
当然,如果给出我不满意的答复的话……
我的姐姐是不会在意我玩坏掉谁的,对吧?

greelmr1981 2009-12-09 21:57
【露米亚 4-4】

哦,居然有人倾听我的歌声么?

可惜那是终唱,一切都太迟了。

多日来的经历凝聚成那首歌谣,但又有谁真正听懂?

大概只有我吗?


我解下头上的缎带,将它绑在人间之里最高的那颗树上。

祈愿它能在一切结束之后,由风送到她们的身边。

我死了不过是回归虚无,不过这个孩子害怕孤独。

泪,第一次从我的脸颊流过。

gunsheep 2009-12-09 21:59
小上海你不是都看出来了吗?
(一边清洗碗筷)
巫女和大小姐,昨天激烈地争执了起来呢。而且巫女昨天在大小姐的攻势下,似乎有些招架不住了,我都差点就投她了呢。如果她今天再多说一句的话。
可惜,她的眼睛里,还是缺少了应有的一些坚决呢。
当然,如果大小姐再坚决一点的话,我也会投出这一票呢。我等某个人,已经等了够久了。
可惜,大小姐也缺少了一点坚决呢。她不是那个人。
所以,既然当事人自己都不知道演得是哪出的话,作为外人的小女子,就还是不要在台面上献丑了吧。
(解下围裙)
上海你是个聪明的孩子。
你那硅晶构成的头脑,比这里的任何人都要缜密得多。如果你能活下去的话,以后可能会成为了不起的人物吧。我对我的手艺有自信。
不过作为你的“母亲”,我也知道你的算法里,是有一丝瑕疵的。
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预测的,这条结论的前提是,这里的大家都是聪明的纯理性生物,而且只会依照唯一的原则,例如求生、求胜而行动,不是吗?
可惜,这里充斥的可都是菜鸟、感性动物,以及莫名其妙的人呢。
所以,在理性的推理之外,你还要加入一点感性的分析呢。表情和语气,在很多时候,要比任何逻辑和说辞都可靠得多啊。

waterstars 2009-12-09 22:09
恶魔的妹妹,昨天我相信了爱丽丝近乎是侦探般的发言而把票投给了无辜的河童,今天难道不应该还给指认平民的人偶师一票吗?尽管这一票似乎完全没有什么作用,也只想能够稍微慰藉那那妖怪的灵魂而已。

至于什么思路,我想大概已经不重要了。现在光是投票就已经死掉了四个无辜的平民,所有的命运完全掌握在阴谋和暗影之中,而我的推理在永琳死掉的时候就已经失败,所以,剩下的日子我会尽可能的享受和衣玖在一起的每一天。早在第一天的时候我就说过,堕入地狱,对我来说无非就是和我的家人团聚而已。

希望你和你的姐姐,还有那个黄头发的暗妖,能够找到真相。

FNite489 2009-12-09 22:29
求爱丽丝围裙照.

重申:
犯人是巫妖.

ask199374432 2009-12-09 22:35
啊,不好意思爱丽丝咱来晚了。
还没凉掉吧,大冬天的又黑又冷,我去加热一下下一起吃。嗯
话说今天有什么头绪吗?看起来境地已经十分危险了呢。
蕾米强烈质疑早苗,但是投的却是上海的票。整个红魔馆,看起来已经不在她的掌控之中了呢。连咲夜都 ……
不知道今晚还有谁会遇害,越来越不安了呢。

轩辕夜羽 2009-12-09 22:38
你曾经怀疑你身边的龙宫使者是凶手吗?

爱丽丝曾经怀疑上是凶手吗?

妹红曾经怀疑慧音是凶手吗?

永琳曾经怀疑辉夜是凶手吗?

我告诉你,就算芙兰是凶手,咲夜是凶手,我是凶手,但是在那之前,我们是家人。

家人,懂吗?

哦,作为一个天人,你可能的确不懂。
所谓家人,并不仅仅是由血的牵绊而聚集在一起而已;所谓家人,就是一种名为家人的牵绊。
即使那是她的罪,我也会去分担。
即使那是我的罪,我也会被包容。
温暖,信任,相濡以沫,爱……
那个在生命最后关头第一反应是去寻找对方的牵绊,那才是家人。

而你说的真相是什么,我不知道。

最后,至于有人问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告诉你,毒药。

狄奥 2009-12-09 23:19
事到如今,即使沉默下去也无济于事……
不良天人,你就是凶手!
理由很简单。

大家请想想看,帕琪死的那天留下的遗言。
“爱丽丝与幽香绝非凶手。”
那么,那是第几天呢?
是的,第一天夜里……侦探有了两次验人的机会的时候。
那么,可不可以认为,帕琪在第一天,遵循文的遗言来验证幽香的身份,而第二天去验证了爱丽丝呢?
完全合情合理。

那么,幽香被杀,又说明帕琪并非凶手自杀来保护另外两名凶手。
所以,爱丽丝必然无罪。

而不良天人,你犯下了两个错误。
1、当爱丽丝指控河童的时候,你跟上了爱丽丝的脚步;而当河童被作为平民处决的时候,你又将矛头对准了爱丽丝。
这是为什么呢?很简单。如果爱丽丝处决了一个凶手。到那时候,只要在晚上杀掉爱丽丝就可以了。
而如果爱丽丝不是侦探,那么就会害死平民,到时只要带领大家票掉爱丽丝,就会又多了一个无辜者受害。

2、当爱丽丝指控魔理沙的时候,你将矛头对准了爱丽丝。
原因何在?为什么爱丽丝指控河童的时候就完全听之任之,而指控魔理沙的时候却跳出来保魔理沙而指控爱丽丝?
无论从剧情的角度出发,还是从戏服的角度出发,我没有找到任何一个天子保魔理沙的理由。那么可不可以请你公开这个理由呢?
如果说你认为爱丽丝是凶手,那么又是什么是你认定爱丽丝不会通过除掉魔理沙而保证自己的安全地位呢?
完全说不通吧?

那么,如果你不能完美的解释以上两点的话,我将不会再沉默下去,而是挥舞起我的列瓦汀,将你的一切斩为灰尘!以斯卡蕾特家族的名字发誓!!

神代遥 2009-12-09 23:20
潜藏在黑暗中的黑暗啊,你的歌声我确实的听到了。
只不过,那个悲哀的世界是属于真正的你的吗?

waterstars 2009-12-09 23:25
芙兰,你的怀疑很有根据,但是我想问个问题:如果我明天被投票投死了,你还能赢吗?

我只问一句,请注意问题的关键字:如果我被投死了但是不是凶手,你还能【赢】吗?随着局势越来对凶手越有利而逐渐开始兴奋和活跃,众人的怀疑出现了混乱,马上就要近乎平民全灭的时候才开始针对性的提出疑点并宣称自己接近胜利的芙兰朵露!

理由?你的那些理由是真的吗?你想过吗?如果你平民的话!你敢在这里像我一样大声喊出我不是凶手吗?

我不是凶手!!

如果你让我说出这样回应的第一个原因,我会告诉你,我不是凶手。
第二个,我也会说,我不是凶手。
如果你让我给你们一百万个理由,让我告诉你们,为什么我会这样说,那都是因为:我不是凶手!!

天人的嘴里是不会说出污秽的谎言的!

gunsheep 2009-12-09 23:25
芙兰妹妹,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开脱……
不过如果你挑拨我和魔理沙的关系,甚至说出“我指控魔理沙”这种无稽之谈的话,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都一样会把这把菜刀钉进你的心脏的哦?

狄奥 2009-12-09 23:31
引用第41楼waterstars于2009-12-09 23:25发表的 【天子4-5】回 39楼(狄奥) 的帖子 :
芙兰,你的怀疑很有根据,但是我想问个问题:如果我明天被投票投死了,你还能赢吗?
我只问一句,请注意问题的关键字:如果我被投死了但是不是凶手,你还能【赢】吗?随着局势越来对凶手越有利而逐渐开始兴奋和活跃,众人的怀疑出现了混乱,马上就要近乎平民全灭的时候才开始针对性的提出疑点并宣称自己接近胜利的芙兰朵露!
理由?你的那些理由是真的吗?你想过吗?如果你平民的话!你敢在这里像我一样大声喊出我不是凶手吗?
.......

首先,什么是“赢”?
对我来说,平民获胜或者凶手获胜,完全是毫无意义的。
我并不关心真正的输赢,在这场游戏中我有我自己的目的。
那么请问,当我达成了自己的目的的时候,难道不能说我“赢”了吗?

游戏就是这样,越接近结尾就越会出现高潮,现在,就以我的生命来掀起这个高潮。
那么,如果仅仅喊出来就可以证明的话,相信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易的喊出这句话。
如果你一定要听的话,就洗干净耳朵给本小姐听清楚!!

我·不·是·凶·手!!!

引用第42楼gunsheep于2009-12-09 23:25发表的 [小爱4.6] :
芙兰妹妹,我很感谢你对我的开脱……
不过如果你挑拨我和魔理沙的关系,甚至说出“我指控魔理沙”这种无稽之谈的话,不管我是什么身份,我都一样会把这把菜刀钉进你的心脏的哦?

十分抱歉,我并无意挑拨你和魔理沙之间的关系。
但是,天子在指控你的同时保护魔理沙,这也是事实。
因为我过于注意她的发言而忽略了你的发言,我在此道歉。

ask199374432 2009-12-09 23:31
芙兰,和往常一样。面对复杂的东西,你又一次的举起了你的剑而不是仔细的查找资料并认真分析呢。
如果剑能代表一切的话,大概也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来举行这个仪式了。
侦探是相互知道的,每天只能通过法官翻一个人的底牌
我票过爱丽丝一次,而她从来都是维护我的呢。

狄奥 2009-12-09 23:35
引用第44楼ask199374432于2009-12-09 23:31发表的 【魔理沙4.3】 :
芙兰,和往常一样。面对复杂的东西,你又一次的举起了你的剑而不是仔细的查找资料并认真分析呢。
如果剑能代表一切的话,大概也就不用这么大费周章来举行这个仪式了。
侦探是相互知道的,每天只能通过法官翻一个人的底牌
我票过爱丽丝一次,而她从来都是维护我的呢。

正因如此,我才会认为帕琪知道了两个人的身份,因为那时刚好可以知道两个人的身份。
而魔理沙,第一天投票给爱丽丝的理由,可以说明吗?

waterstars 2009-12-09 23:37
我很高兴你能这么说。希望你没有撒谎。如果你撒谎的话,不知道你的姐姐会有多么伤心呢。

不过你宣称过自己不是凶手之后我刚才的怒火就减少了很多,无论你到底是不是在撒谎,总归,作为一个天人,我可以被平民的怀疑误杀,但是我绝不能容忍自己死在凶手的指挥棒下!

芙兰朵露·恋 2009-12-09 23:37
[attachment=75650]
哎呀恋恋的无意识预言失败了

等待下一场翻盘

你们没看见偶 没看见偶

nemoma 2009-12-09 23:45
引用第47楼芙兰朵露·恋于2009-12-09 23:37发表的 【小石子】? :
[图片]
哎呀恋恋的无意识预言失败了
等待下一场翻盘
.......


【外界來電】

第一天咱除了沒自投以外就是自殺行動。

另外,所謂的巫妖文中的提示是存在“只有一個殺手剩余”和“三個殺手都剩余”的兩種可能性吧。

【啊呀咱的電話費——————

ask199374432 2009-12-09 23:56
哦?第一天票小爱的理由?床头和床尾的故事,你想听吗?

无良发一个统计:
还活着的,票死人的凶手
我:永琳、河童
爱丽丝:黑莉莉、河童
上海:河童
芙兰:永琳、河童
早苗:黑莉莉、河童
青蛙:永琳、河童
夜雀:河童
天子:河童


查看完整版本: [-- 【版杀人员讨论帖】第四日,众人心中的迷茫与决意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21591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