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二日投票结束,第二夜来临。此贴保留到第三日 --]

-> 幻想小镇缘起/History ->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二日投票结束,第二夜来临。此贴保留到第三日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   1   2  >>  Pages: ( 2 total )

lastsep 2009-12-06 19:15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二日投票结束,第二夜来临。此贴保留到第三日

目前死者

第〇夜,兔子,秋穰子,文文

第一日,黑莉莉

第一夜,帕秋莉

第二日,永琳

lastsep 2009-12-06 19:18
“为何投这个人”的理由,并不强制要求说明

当然如果自己觉得有必要,可以说出来自己投某人的理由

也可以质问别人投票的理由

ppppppp 2009-12-06 19:31
【乌鸦 1 -2 】

她们投杀了一个自己人,一个看上去不合群有些讨厌的人。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有“这家伙蛮碍眼的还是除去吧”的想法,然而不投杀杀手可就是跟等着被杀手杀掉一样。失去文大人的悲痛现在还在心中颤动,希望她们也能意识到生命的宝贵。

(又登错号了……

jyun 2009-12-06 19:44
“………………”
从床上坐起来,十六夜咲夜按住自己的额头……
“是梦吗?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嘈杂声……惊叫声……这些犹如开了闸的洪水一样在这个不大的地方来回奔腾。
“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大小姐她……”咲夜不及多想,顺手抄起短刀飞奔而出。
……
四张担架,四条白床单,掩盖着四具——少女的遗体……

“为什么…这个世界怎么了?”咲夜喃喃自语的一一检查着四具身躯,生怕在其中发现大小姐……
铃仙,是谁这么狠心,将你那张秀美的脸弄的支离破碎?
文文,为什么,要将你的翅膀折断?
穰子……看似安详的躺着,脖子和腰部为什么会布满缝合的针印?

莉莉,难道有人想要把幻想乡的春天完全带走吗?你的眼睛里,为什么会充满了不甘和绝望?
这是死的诅咒吗?我们……难道就注定要被这黑暗吞噬,却只能束手待毙?

咲夜无力的软倒在地。

gunsheep 2009-12-06 19:56
To 魔理沙
魔理沙!!!你为什么要投我?别人怀疑我也就算了,你为什么也不相信我!!

=====================================
To 帕秋莉
帕琪……虽然对我来说是好消息……但是还是请你解释一下为什么要票魔理沙。上个月为了她而与我争吵的,不正是你吗?
魔理沙一定是好人……以玛格特罗伊德的名义担保。

=====================================
To 上海
别往心里去。这不是我们的错。只是……莉莉运气不好。
不管如何,你一直守卫着我,我还是很开心。

=====================================

最后,To 黑莉莉
这个结果实在没有料到……只能说我很抱歉……。
=====================================

茄子零 2009-12-06 19:56
(其实这只是个警告。那个黑白的家伙,如果你不收敛点,你会成为凶手的下一个目标的——再反过来想想看,与其被凶手杀死,不如直接死在我手上得了,还省的为你伤心——哼!

还有,你们这群笨蛋,没有一个能看出凶手是谁吗,真是笨蛋笨蛋笨蛋啊!
嘛啊,算了,反正现在死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draak 2009-12-06 20:03
到这个奇怪的地方,已经是第二天了。实际上这么说全凭感觉,因为这段时间以来天一直黑着。不是因为阴天,而是太阳被什么不祥的东西遮盖。这诡异的感觉,令我不由得想起那一年发生的事情。
那时,我什么也做不到。不是草薙八神那几个家伙,世界说不定就完了……可是,那一段记忆一直很模糊。大蛇……那家伙真的存在过?我不是在吉斯死后领养了洛克,然后一直在南镇太平的生活着?然而那每一年参加KOF的记忆又是哪里来的?而且在那个记忆里,吉斯明明还活着……
就在大脑还混乱着的时候,我发现了一间小屋。可是,打过招呼之后,里面走出的家伙明显不是人类。不用说“气”什么的,就看背后那双翅膀……不过我也见怪不怪了。起码那家伙看起来可以交流。毕竟有个说日语的弟弟,一般的日语还是没问题的,可是那家伙的口音异常的重,如果形成差别这么大的方言的话,这地方恐怕已经与世隔绝几百年了。没想到日本境内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或者说,这里真的是日本境内吗?
总之,交流实在困难,打听这是哪里之类的看来没指望了,连比带划终于让他明白了我想吃饭。可是吃到一半,我就感觉到了背后传来的杀气。对方用单手向我挥过来,躲开之后,桌子被他轻松地劈成了两半。嘛,也没什么稀奇的。然后,那家伙飞上天空,同时放出漫天的飞行道具……好吧,现在可以吃惊了,KOF11时候的那家伙也最多同时放7个而已啊!我硬抗下对手的攻击,跳起来用重磅灌篮砸了下去,对手的身体在爆破声后消失了,掉下来几张卡片,蓝色的写着汉字“点”,红色的写着字母P……这里这不是也用英文吗?算了,也没什么奇怪……
身上的伤……算不了什么,还是赶快找一下有没有什么通讯设备……切,这屋子里连个手电筒都没有!好吧,又回到原点了!继续探索吧,这是什么?好像是很古老的书……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

古老的书卷
日食已经持续不知多久了,外面的打杀声越来越大,少女们藏在地窖中,每日忍受着恐惧的煎熬,食物与饮水慢慢的消耗着,外面永远是黑夜,没人知道这一切什么时候结束。不知从什么时候,少女们开始渴求彼此的身体,然后一个个在肉体的欢愉中死去。是因为日食的影响吗?还是她们自己放弃了生存的可能?没有人知道。当地窖被打开的时候,人们看到的,是纠缠在一起的少女们的尸体。(完)

……
看来,日食在过去也曾经发生过,那时也引起了人们的疯狂。可是说起来,日食不是几个小时就结束的吗?难道,又是什么有神级能力的家伙搞的鬼?说起来,大蛇是千年前才被封印的……难道那家伙又要复活?哼,那样也好,现在的我跟几年前已经不同了,我现在要赶快找到洛克,然后从这里出去,给那家伙点颜色看看!说起来外面有天然的小路,一直走应该就有村庄了,洛克也应该去找人多的地方的,到哪里应该就能集合了,还可以找到联系外界的方法!我,要赶快了!
(特瑞,距仪式地点,5246米)

gunsheep 2009-12-06 20:08
警告?看看屋梁上挂着的黑莉莉吧,只差一点点,吊在那里的就会是我的魔理沙!
好吧……我知道你也是为了保护魔理沙……但是……请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好吗?

茄子零 2009-12-06 20:14
好了,我知道了……
我承认我是太激动了,真是的!那个黑白的家伙,就不能低调点吗?

辉夜姬 2009-12-06 20:32
【辉夜1-2】

那几个可恶的庶民居然投永琳!
要怀疑永琳……不如来怀疑我吧!

burial 2009-12-06 20:35
【永琳1-4】
要是公主有个三长两短,让我怎么活下去。站在公主身前,要死也是我先死就是了。
这群暴民!

狄奥 2009-12-06 20:37
傍晚,大家聚在了一起。
杀害大家的凶手就在我们中间,这毋庸置疑。
然而,小芙不知道大家都聚在一起做些什么……只看到每个人在纸上写了些什么,然后丢到了一个纸筒里。
小芙不知道这是要做什么,所以谁都没有写,将白白的纸片丢到了纸筒当中。

有人打开了纸筒,念着纸片上的名字。
然而,随着被念到的次数越来越多,黑色的妖精的脸色也越来越差。
最后,虽然奋力的反抗着,却仍被倒掉了起来……

好害怕……
小芙真的好害怕……
已经,有四个人都坏掉了……
如果……我是说如果,姐姐和咲夜也受伤的话……
不,不,不!
小芙不喜欢这样的夜晚,小芙害怕这样的黑暗!

白头发的阿姨抱着铃仙姐姐的身体来了,把她安放在了广场的一个角落。
姐姐和帕琪问阿姨为什么不延时,后来就吵了起来。
我实在忍不住了,那位阿姨为什么不愿意验尸,而宁可放弃找出杀害铃仙姐姐的凶手?
姐姐也好可怕,居然会那样的大发脾气……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都别吵了……

waterstars 2009-12-06 20:37
“衣玖,外面发生了什么?”
“天子大人,她们杀死了黑莉莉。”
“哦?”
这应该不是作为疑凶而杀死的,黑莉莉那机械般的言语给人非常不安的感觉,杀死她大概只能说是一种恐惧的发泄罢了。
“她们还试图杀死魔理沙小姐。”
黑白的魔法使?那家伙确实令人讨厌,这里死了人还做出一副只会玩乐的样子。
无论如何,第一天是如此混乱,人们在恐惧和不安中把自己的心情发泄到无辜的妖精身上,我没有任何动作,只是看着外面闪烁的火光。

众人的反应如何?杀死了又一个平民之后,藏在阴影中的凶手肯定会更加猖狂吧!

乳酸菌 2009-12-06 20:39
[迷之音]
百合花又盛开起来了吗............

innelysion 2009-12-06 20:45
每一次见到她时都像啥都没发生一样自顾自说,时不时洒出几片弹幕,完全不顾场上的气氛
决议大会上,我没有理会慧音的劝告,投下了那只黑色的妖精

你真的太吵了,就像昨夜的空气一般让人烦躁

晨.晓.结束 2009-12-06 20:46
额....黑白后宫内乱吗

gunsheep 2009-12-06 20:56
引用第5楼茄子零于2009-12-06 19:56发表的 [图书1.4] :
还有,你们这群笨蛋,没有一个能看出凶手是谁吗,真是笨蛋笨蛋笨蛋啊!
嘛啊,算了,反正现在死的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物……

一直对你的发言有些在意……原来是这句话。
已经有什么头绪了吗?广藿香小姐?

vassiliev 2009-12-06 20:57
嗯,今天失败了呢,从一开始的思路就是。
无妨。
目标只有一个。
我必须这么做。

greelmr1981 2009-12-06 20:59
【露米亚 1-3】

哼哼,真有趣,不是吗?
什么意思?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古老的东方寓言。
我不懂。
看,杀手还在暗处,悄悄地笑着——生者又少了一个。

面前的黑影说完,露出诡异的笑容,嘴角逐渐地往两旁延伸,直到耳朵附近,然后一阵张狂大笑,整齐的利齿中间是深邃的空洞——

生平第一次感到如此无助,或者说我从来都没有需要过帮助,但此时,我想,大概有一个人可以帮助我,那个骑着扫把使用魔法的人类,她跟红白色巫女一起,解决了各种异变,这次也应该能。。。

离第一天结束,还有3个小时。

茄子零 2009-12-06 21:12
目前还不能得出什么准确的结论,不过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也许,今天晚上还会出现死者。
所以,请保重,……还有,请保护好她,保护好那个笨蛋……

幽冥の风 2009-12-06 21:52
一夜内出现了三名死者,大家会做这种决定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现在草率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伤及无辜那不是正中了凶手的下怀了吗!这就是所谓决定历史前进所不可阻挡的“势”么?我们作为在这其中的人,又该怎么样做呢?
屋外很喧闹,似乎在争吵什么。事到如今,那样的争吵又能有什么样的帮助呢?

每一次见到她时都像啥都没发生一样自顾自说,时不时洒出几片弹幕,完全不顾场上的气氛
决议大会上,我没有理会慧音的劝告,投下了那只黑色的妖精
你真的太吵了,就像昨夜的空气一般让人烦躁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要放在心上。休息一下,冷静下来,关键的,是接下来的事情了。

=================================戏服与推理的境界=============================================

黑莉莉,要么是反击杀手的一线斗士,要么就是凭借这种假象想要在阴影下蹲到最后的杀手。可惜以死亡证实为第一种结果。目前可以证实的是,她的推断都是平民向的。

黑白,其实所处状态和黑莉莉类似。如果他是平民,那么将作为主动派,和其他隐蔽派等相呼应对杀手形成合围之势。如果是杀手,那么就是借助黑莉莉的死所带给人们的慎重,来躲藏在最近的阴影之中。

爱丽丝,由于魔理沙的在意,我翻阅了公布身份之后的所有记录,但是没有找到话语中任何异常。连推理的成分都没有,只是在戏服魔理沙的后宫。如果她是杀手,那么魔理沙究竟掌握何种线索?或者,假如魔理沙是杀手,怀疑爱丽丝是侦探,所设下的圈套?抑或者,两人都是杀手而唱的一出戏?还是两个平民/侦探的误解?(黑莉莉在QQ群做出来对爱丽丝有利的证词。。)

上海,可推断资料为零。。。。跟着爱丽丝走的隐身派。由于戏服,连投票都是隐的。。。

蕾米。不利证据在于文文的遗言,可利用资料室和天子的对话。但基本上都是戏服,所以可推断的也比较少。投票弃权,难说。。

芙兰。和蕾米类似,投票也一样,除了和十进制有所戏服以外没有其他资料。。。隐身派。

图书,可分析的言论不少,一幅侦探的作风是为了迷惑平民还是杀手?但缺乏明显的推敲点。投票,人气怀疑对象之二魔理沙。

16,缺席者。具有利用缺席来让大家忽视的可能。

辉夜。全戏服语言,开局后明显变活跃,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信息。投票,人气怀疑对象之二魔理沙。隐身派。

师匠。华丽的连发几文记叙了她第一时间感到现场的经过。文文的证词对她不利。投票结果来看也是重点怀疑对象。

妹红,除了戏服文以外无他。隐身派。投票黑莉莉。

河童,缺席者,但后来赶到,看上去因为作息时间问题。隐身派,但怀疑程度介于16和其他隐身派之间。

早苗,基本上同妹红。

青蛙子,被投1票,投师匠。总体作风属于隐身派。。。

十进制,隐同青蛙子。。。

夜雀,隐身派,投票奇怪。

幽香,文文的重要怀疑人,和疑点颇多的魔理沙也在黑莉莉的计谋中有不少的纠缠。当然,也许只是戏服成分。具有一定可疑性,但偏向不明。

天子,隐身派,弃权,进一步隐。。。。。


现在看上去,似乎明处的焦点是魔理沙,其他有些动静的人也都跟她有所瓜葛。到底是为了引诱杀手而作的冒险?还是隐蔽自己的烟幕弹?亦或者是埋伏侦探的陷阱?

隐身派不少,很多不安定因素。。。

FNite489 2009-12-06 21:57
没有清晰的逻辑, 我决定不发表什么意见.

在此, 履行好职责就是了.

狄奥 2009-12-06 22:01
芙兰。和蕾米类似,投票也一样,除了和十进制有所戏服以外没有其他资料。。。隐身派。

(喂,是谁说芙兰不可能认识那么多人,从而不能多说话的?

jyun 2009-12-06 22:12
冤枉啊……今天是霉运当空,到晚上才回来的说


不过话说如果我能投票,大约第一个就投魔理沙吧?

tommyice 2009-12-06 22:28
【早苗 1.2】
“我……杀人了……”

黑色的妖精在广场中央的火堆里尖叫着。

是她的错,谁叫她是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衣着……是她的错,谁叫她那样独来独往,不求人帮助,也不帮助人……
但是,你参与了杀人的恶行,你逃不掉,你就是杀人犯。
不是!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投票的不止我一个,妹红,爱丽丝,就连那个人偶都时时将武器对着她,大家都避着她。
如果不是大家都这样,我一定不会怀疑她。
即使你明白了手中这一票的意义,你仍然在众人中选择了她,你就是杀人犯。

幽冥の风 2009-12-06 22:32
引用第22楼狄奥于2009-12-06 22:01发表的  :
芙兰。和蕾米类似,投票也一样,除了和十进制有所戏服以外没有其他资料。。。隐身派。
(喂,是谁说芙兰不可能认识那么多人,从而不能多说话的? [表情]


(没有那样说呀。。。。只是在讨论你目前所有显现出来的东西而已。。。。

时候不早了,最近外面发生了不少事情,芙兰酱早点回姐姐那里去休息,好吗?

【早苗 1.2】
“我……杀人了……”

黑色的妖精在广场中央的火堆里尖叫着。

是她的错,谁叫她是那样的眼神,那样的衣着……是她的错,谁叫她那样独来独往,不求人帮助,也不帮助人……
但是,你参与了杀人的恶行,你逃不掉,你就是杀人犯。
不是!不是我一个人的错,投票的不止我一个,妹红,爱丽丝,就连那个人偶都时时将武器对着她,大家都避着她。
如果不是大家都这样,我一定不会怀疑她。
即使你明白了手中这一票的意义,你仍然在众人中选择了她,你就是杀人犯。


早苗桑,对于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太自责了。打起精神来吧,后面的事情,还要靠大家同心协力的。

zavayev 2009-12-06 22:34
昨晚的事情还没平静下来,大家就再次被召集在了一起。
由于所有人都确信凶手就在我们之中,无论如何都必须将其找出来。

我对此毫无头绪,从头到尾没有说一句话,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妖精被带走…………
当妖精被处决之后,众人才像放心了似的各自离开。

文不在了,穰子也不在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独自在此,无能为力…………


==============戏服与推理的境界=============

一切都还是瞎猜,证据都不充分……

如果第二天我还没进小黑屋的话,再视情况发表意见…………

ground0 2009-12-06 22:41
【牧师1-1】



我与这个地方没有任何关系,教团告诉我“这里将会有很多需要安息的亡者出现”,所以我来了,像寻觅死尸的秃鹫一样。

22个人,3个凶手。身处仪式之外,我得以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察,这是我的幸运。

22-4=18,3除以18等于六分之一。

那么要猜测一下吗?六分之一的准确率?

夜间为狼,白昼时披上羊皮。狼比羊占优势的一点是他们知道彼此是狼,羊却不知道与自己说话的人是不是真的一只羊。不管怎样明天一定会再像今天一样有四个人死去。三个死于狼,一个死于羊。我感兴趣的是,如果我是这些狼当中的一只,我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策略?狼群捕猎时是一个整体,只要有良好的策略,三只狼的合作就能毁灭一个羊群。

人的注意力总会不自觉的集中在最明显的事物上,因此一只披着羊皮的狼如果过于活跃等于是自寻死路,反过来想,过于沉默本身就是一种明显特征。但是,如果狼和羊都明白这一点,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所有人都去关注不明显的,过于明显的反而不会被注意。

所以,当下这种理性感性直觉等等各种各样的判断方式混在一起,无疑是最容易产生混乱的局面。对狼和羊都一样。

少女们还在用各自的逻辑进行判断,但我只准备考虑到这里了。假设在没有证据的时候永远是假设。第一天,已知的条件只能够用来判断“嫌疑”,还不足以到“证据”。

我该开始工作了。在这个幻想乡我唯一熟识的人正在竭尽她的全力维护着这个世界的存在。作为一个外人的我只能默默地祝福她。

愿所有的逝者,无论有罪与否,得到宽恕与安息。

荣耀归于神。阿门。

轩辕夜羽 2009-12-06 22:45
投票结果……坦白说出乎我的意料了。

在莉莉被拖走的哭喊声中我就知道那其实是个什么都没有做的小妖精而已。
不过……我也只能扭过头去而已。

但是,因为这个出乎意料的结果,我又想到了一些新的东西。

为什么?

是的,为什么。
在我看来,得罪人比较多的发言明明是魔理沙——那只黑白的老鼠,投票的结果也显示她的身上的确聚集了不少的怨念。那个说话的口气的确不怎么招人喜欢,若是她之前的发言有涉及到红魔馆的话,不用说等不到投票什么的我早就把她用神枪戳穿了挂到村头去了。

不过不是她,而是莉莉……

刚刚想到的令我不寒而栗的事情是……即使凶手不亲自出手,3票选票也几乎能决定一个人的命运了,比如莉莉……
倘若事实真是那样就太可怕了……

说实话我之前甚至都没有注意过那个妖精——毕竟太弱了——不过,在想到刚才的念头之后我立刻让咲夜替我整理了资料……

黑莉莉,就算排除掉3个凶手仍然有1票,原因……大概是那个说话谁都不明白的模式太过自High留下了不好的印象吧,从这个角度可以理解一部分,不过……发现了有意思的记录。

首先莉莉##Vote了黑白,那只老鼠。——据说这个##是表示什么欲投,还可以取消什么的……总之是个自High的让人反感的说法,不过人已经去了还是不要再揪住这点不放了,被冤死的确也是挺可怜的。

之后黑白没有作出回应,倒是爱丽丝做出了一次发言,不久之后莉莉UnVote了黑白,而改为##Vote了爱丽丝,最终也投给了爱丽丝。——他还说“倒是看出了可疑的家伙”

(非常讽刺的是,如果莉莉坚持Vote了黑白,那么他和黑白就都是4票……可能还要重投,而重投的话……不得不说……这真是命运的安排了。)

——我现在只希望看到莉莉最后留下的信息中,那个人的名字……

回顾以上,我再次不得不注意到爱丽丝和她的人偶那两票……不过就此的怀疑并不能成为十足的根据,毕竟也许只是人偶单方面的跟随主人的投票,而爱丽丝的理由……也许……应该当面问一下吧……毕竟如果是凶手,这怎么看也是过于招摇的做法了

白头发医生两票……按理说在这种已经可以称之为危险的环境中——随着仪式的开始,我体内流淌的力量已经有迹可循了,它们令我的肌肤都微微刺痛着——留下一名医生的话无论如何都是好的,毕竟不知何时就会遭遇危险,流血,甚至危及生命……是她对铃仙的死的反应,过于激烈以至于让其他人感受到了那疯狂?还是更加复杂的其他理由……总之,暂且是这样子吧……

最后黑白那只老鼠投了爱丽丝?她是头壳坏掉了还是头壳坏掉了?且看她要怎么解释吧。

ask199374432 2009-12-06 23:37
爱丽丝,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我还是选了你。至于其中原因,那个真的存在吗,我只是随便抓了个阄,结果发现是你。作为标准的戏服党你也没拉到多少仇恨呢。要多跟咱学学哦,弃权票太多了的确让人头疼呢。
香草,你真的是作为侦探吗?那么,投死一个+询问另一个的方式,就能很快验证你头脑中的想法了。可惜差一票啊差一票。
蕾米,怎么看你的脑袋也不是太好使吧?一向自视甚高的血族到现在都没啥行动呢。不奇怪吗?
黑莉莉,无论在哪里,你的表现都是一个热心的平民。经常在外交往的你,有没有想过幻想郷里的人,都对外界比较讨厌呢?
永琳,你的投票跟随你的公主。作为月之头脑的你,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谁是杀手呢?如果这里的人,除了侦探和杀手以外都是抱着玩游戏而已的心情来面对这四具尸体的话,推理还真多余呢。反正只要保持沉默就拉不到仇恨,至少不会被平民吧话最多、看起来最专业的人投掉哦!!!!

waterstars 2009-12-06 23:56
黑白的魔法使,你错了,她们看上去一个个沉默不语,其实都已经在各种小黑屋里和自己信任的人商量了很多。而保持沉默,绝对不是减少仇恨的手段,因为杀手说不定更本就没有仇恨。

轩辕夜羽 2009-12-07 00:00
本来是打算让你永远闭嘴的,但是因为觉得因为这种事情让我宝贵的神枪沾上老鼠的血,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呢。
——这个解释希望能令您满意。

倒是爱丽丝小姐,一方面我希望听到那投票的理由,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听听,“如果就因为黑白老鼠的这么一票而你死掉了的话”,你又会作何感想呢。

jyun 2009-12-07 00:16
【咲夜1-2】

  算是逃过一劫吗?被杀死的,被处决的,都并不包括红魔馆的众人。
  但是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死去的人安息了,活着的人呢?我也只能尽我的全力,护卫大小姐的安全,这是我所能做到的极限了……也许,根本就不行。
  莉莉死了,即使她是无辜的人,看着那具焦黑的尸体,说实话,我连呕吐的心情都没有了。没有投票的我,算是可以认为自己没有错吗?真是可笑。用昏迷为自己的不作为而开脱吗?
  魔理沙,我真是看错你了,为什么把票投给爱丽丝?仅仅只是,为自己开脱吗?
  且不论她是不是杀手,我也要决定了,让妹妹大人离她远点

elifaus 2009-12-07 01:05
“娘,到这里应该就没事了,前面就是八云紫的家了。”
……
“娘你渴么?”
“儿这就去给娘打水来。”
“娘,咱们走的匆忙也没带个器皿,我就搬她门前的香炉去打水,很快就回来”

ppprince 2009-12-07 01:31
【乌鸦 1-3 】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呱————————

(她们应该听不懂,我想说,无论如何请保持冷静,想明白自己的敌人是谁。

gunsheep 2009-12-07 07:26
引用第31楼轩辕夜羽于2009-12-07 00:00发表的 Remilia【1-4】 :
本来是打算让你永远闭嘴的,但是因为觉得因为这种事情让我宝贵的神枪沾上老鼠的血,是件得不偿失的事情呢。
——这个解释希望能令您满意。
倒是爱丽丝小姐,一方面我希望听到那投票的理由,另一方面我也希望听听,“如果就因为黑白老鼠的这么一票而你死掉了的话”,你又会作何感想呢。

我只是单纯的和黑莉莉对票而已。真的非常抱歉,会投死她真的出乎我的意料。

至于魔理沙的事情……我相信她是和帕琪类……呜,这个话题不要再提了好吗……

innelysion 2009-12-07 08:27
身旁的空气由沉重变为诡异,怀疑与不安的眼光充斥着每一寸角落,当中也夹杂着不少向我投来的,原因不言而喻
头脑已经稍微冷静了下来,也许……

无力的事后争论,将鲜血般的笑容模糊在了黑影中。

无论结果如何,仪式结束后大家都会恢复正常的……我现在只能这样想了。



散会。
红魔馆一行的身姿若隐若现,弃权的意义,并不只是那么简单。
同时,回想昨晚众人事发后的反应的速度,也有蹊跷可寻。

一根一根的竹子,挺拔独突,不过当你深入表土其下,无数的根系可以汇集出一张最复杂的网。
可是,这些是已经变异了的竹子,她们懂得切断相互间的联系,使得天然的排斥体系无法发觉,待发觉之时,绮丽的竹花已遍开四周……

————————境界————————

昨晚还没说完话就断网了   

前面也有人说过了,这是RP版杀,对杀手一方非常有利
同时也如天子所说,私底下的交流肯定不少
但既然是版杀,除了杀手们外我想应该尽量减少看不见的交流,多将想说的话贴上来

尤其是几个没怎么说话的人
如果不是杀手并想赢,第二天后再不主动创造机会,继续保持沉默将会一个接一个被吃掉

还有戏服拖光光就没意思了嘛

lastsep 2009-12-07 09:16
第二日了,请大家记得改自己的标题哦

例子:【灵梦2.1】

waterstars 2009-12-07 09:23
“衣玖。”
“在,天子大人。”
“我死了吗?我们死了吗?”
“没有,天子大人。”

昨天那么激烈的去质疑永远亭的人,我还以为自己死定了呢。
“外面有新的牺牲者吗?”
“有,红魔馆的帕秋丽大人被杀死了。还有她的恶魔仆从。”

穿着紫色睡衣的宅女,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手里都抱着书本。聪明的孩子,地震异变的时候很快就看到了我身后的萃香。这次呢?她是不是几乎快要搞清凶手和仪式的真相了?现在她死掉了,凶手是想阻止什么吗?

我向窗外望去,外面很静,不知道睡梦中的众人知不知道同伴被杀的消息。尤其是红魔馆的那些家伙。傲慢的吸血鬼,她会怎么想呢?料理能手的女仆,她的愤怒将如何表达?还有跟在姐姐身后的妹妹,她知道和自己朝夕相处共同蜗居的紫色帕奇死掉的消息吗?

对了,说道吸血鬼,那家伙从一开始就在推理,结果也没想到自己重要的同伴会死掉吧?哼哼……下面的推理她还行吗?血族那冰冷的身体也会被愤怒浇灌的滚烫吗?

有趣!确实有趣!几乎从未与她们交流过的我在仪式广场的旁边注视着这一切,冷眼的旁观这一切,虽然明天我就有可能被黑暗中的手杀死或者白天就被众人推上断头台。但是对于我来说这没有什么区别。

“衣玖。”
“在,天子大人。”
“帕秋丽有没有遗言?”
“……这个……不太清楚,我出去问一问。”

衣玖走出了屋子。我再次次陷入了思考。

帕秋丽的死让我突然有了一种新的感觉,杀手其实并没有在一个规则内进行杀人,说不定她们有一个骰子,投到了谁就杀谁,这样的话从死亡的人员来判断杀手根本就是没可能的。于是,唯一的可以依靠的证据就是每人的发言。

“天子大人,帕秋丽给雷米莉亚留了一封信。”
“读读看。”
……

看来帕秋丽预测到了自己的死亡,并在遗书中对一些人提出了质疑,也排除了另一些人的疑点。帕秋丽提供的不在场证明是很好的,因为杀手必定会在某个时间段聚集在一起讨论杀谁。

就像白天人们聚集在一起讨论谁是凶手一样。

白天广场上的投票我没有参与,而是冷冷的看着众人杀死黑妖精。是的,下界人总是这样,一股脑的把自己的心情发泄在人人都去发泄的那个人头上。下一个会被投死的是谁?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肯定,那些家伙不会因为她是凶手而杀死她,仅仅会循着自己的愿望,希望她死,而杀死她吧。

初生的太阳昭示着新一天的杀戮即将开始,红魔馆静静地为自己失去了重要的人而默哀,竹林在风中沙沙的哭着,妖怪山陷入了死寂,而金黄色的太阳花田不知何时才能迎来下一个春天。

每个地方都出现了牺牲者。每一个地方都已经不再安全。

而早已失去了天界的我,在广场旁边的小屋内,静静地看着,静静地想着,静静地度过第一个晚上。

今天,是仪式开始的第二天,比那名居最后的幸存者在注视着这一切。

vassiliev 2009-12-07 09:47
昙花之后不是蛇床花,而是紫色的牵牛花么。
花时我是不可能弄错的,那么这桩不幸事件的罪魁祸首一定就是个不懂得风雅的人了……真可惜。
那她就更没有活下去的价值。

我昨天还特意去告诫过红色洋馆里的吸血鬼──不要对抗她看不见的东西,然后今天就是这个么。我不知道她们得到这个消息会作出什么反应,也不愿意去想象。今天有人死了,明天还会有,后天也会有──我是明白的,仪式要求,我们提供,都是被迫的。

现在这些弱小的人都在惶惶不安,不过这些琐事我懒得管。平时我不会去随意扰乱自然的秩序,既然花时照常,我就应该感到至少一丝满足。
……虽然这天地间最美丽的事物已经消失不见了。

不,不行呢,我不是很清楚该做什么吗,不是很清楚会发生什么吗,所以……
我不得不这么做,我必须这么做。

……去欺负那些刚刚经受悲剧洗礼的生灵吧。
特别是那个天人,不要提起我的花田,我禁止你,或别的任何东西,想到我的花田。

ask199374432 2009-12-07 09:47
帕秋离开了,第一个有侦探嫌疑的人。果然,我们之间的那个“鬼”是很认真的要把我们统统干掉的呢。如果被干掉的是我,也许八云紫的这个仪式就会完整的进行下去了吧?
紫的身体,看起来又在开始流血了。不知道作为幻想郷的守护者,她能承受多少次反复的创伤和弥补呢?
另外,慧音。这个仪式的历史和细节,能透漏吗?在这个仪式之中,我们所有人的能力都被削弱或者说给了紫,这一点没有错吧?

gunsheep 2009-12-07 09:57
得知消息的第一分钟,我就冲破大门,来到广场上她伏着的地方。
确实是帕琪。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背心上血肉模糊,惨烈的程度让几个围观的人忍不住背过头去。
为什么……是你……
昨天晚上,我们还在为魔理沙的事情争吵得面红耳赤。只一觉醒来……就变得冰冷得如同十二月的霜。
……
罪犯的魔掌,终于触及到了我所熟识的人。我们间过往的一切,无论是图书馆里加了盐的咖啡,还是神社旁钉着的稻草人,在突如其来的死亡面前,竟然显得这么脆弱。
说起来,帕秋里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被杀。一向沉默寡言的她,最近的话语却突然多了起来。是因为觉察到时间紧迫?也可能正是因为太过高调,所以才会被盯上吧?
——所以就跟你说,不要那么显眼啊,你这个笨蛋!
……

引用第19楼茄子零于2009-12-06 21:12发表的 [图书1.6] to爱丽丝 :
目前还不能得出什么准确的结论,不过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也许,今天晚上还会出现死者。
所以,请保重,……还有,请保护好她,保护好那个笨蛋……

那个笨蛋我肯定会保护好的,不管有没有你的拜托。以玛格特罗伊德之名。
所以,在宁静中安息吧,帕琪。
轻轻抱起冰冷的身体,替她阖上眼睛,然后俯身,温柔地吻在她的额头。

====================华丽的分割线==================
帕秋莉死了。
但是寻找杀手的事情还得继续。
逝者已往,能保护生存者的人,就只剩下了我和上海。
昨天看来还很遥远的黑影,突然变得无比真实和庞大,将我,连同魔理沙和上海笼罩。
黑幕显然已经盯上了我们。我所熟知的每一个人,都处于随时可能死亡的危机中。
到了这种大火临头的时候,人一般会有三种反应。或则惊慌失措,或者被震慑而不能作为,或者反而更加冷静。庆幸地,作为被选中的人,我们大都不是前两者。
考虑到帕琪一直比较高调,凶手应该是瞄准了可能是侦探的人而下手吧?昨天的发言中,只要表露出了实质性的推理的,都应该被注意到了。
这样说来,我,魔理沙,蕾米小姐,幽香小姐,还有慧音老师,应该都已经上了杀手的黑名单了吧?下一个死者,很可能就会从我们之中产生。
另外,一直保持沉默的荷城小姐和十六夜小姐……估计也被特别关注了吧。
反过来讲,对于杀手而言,故意表现得好像侦探或者热心者,也是一种常见的策略。所以我们其个人中,存在杀手的可能性也非常大。
在其他人看来,大概也是如此吧?——搞不好,还没等到被杀手下刀,就已经和黑莉莉一样,被挂在屋梁上去了。特别是我和魔理沙。帕琪一死,我们俩的嫌疑就非常大了。

——我怎么样并无所谓。但是魔理沙那个笨蛋……她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既不是杀手,也不是侦探啊!幽香小姐不也证明了这一点吗。
所以,谁要票魔理沙的,不如先票我吧!

辉夜姬 2009-12-07 10:01
【辉夜 2.1】

“那个喜欢读书的小女孩死了么……”

站起身来,静静的和永琳拥抱。
然后
在心中,许下小小的自私愿望
“如果,要死去的话……
……希望我能…走在前面。”

waterstars 2009-12-07 10:08
哦?是这样吗,幻想乡的妖怪王?那可真可惜,我可是非常喜欢你的花田呢,土了吧唧的下界竟然有如此不相称的美存在,真是让人扼腕呢,嘻嘻嘻嘻……

vassiliev 2009-12-07 10:14
……
……
……呵呵

……
……
……

下次我不会再容忍。
忘掉我的花田,你没有资格想到她!

greelmr1981 2009-12-07 10:24
【露米亚 2-1】

第二天早上,又有一个牺牲者被发现,这次是红魔馆的魔法使。

顾不得理会广场上聚集的人群,我的目光落到昨天捡回来的那堆鹅卵石,19个光滑漆黑的鹅卵石,上面刻着每个人的名字。
将鹅卵石按昨晚排列好之后,我开始揣测隐藏在中间的凶手是谁。

难道果然是投死黑莉莉的那些人吗?
头脑变的那么不灵通了么?
但是,凶手如果有三人,那么集体行动不是最好的选择么?
如果自己人不是在风口浪尖上,有必要么?
。。。
那只会将一伙人绑在一个篮子上。即使是风平浪静,凶手都只会将两票投给同一个人,因为那样最自然同时也能保证自己人不受牵连。
那爱丽丝她们就没有嫌疑了?
捉迷藏游戏有一开始就会结束的么?在昨天的情况下,分开投甚至弃权都是很好的选择不是么?枪打出头鸟,你难道忘了在人类世界的那一次?这个捉迷藏游戏才刚刚开始,你不如考虑下自己能不能活到最后好了。

今晚会有一人再次被献祭掉,不要再让无辜的血流向八云的身体了。

waterstars 2009-12-07 10:38
啊哈哈哈和你开个小玩笑而已,那个睡在祭坛上间隙大妈说的没错,花格子衬衣的妖怪果然比年幼的血族更容易暴怒。嘿嘿嘿嘿……

不过话说回来我可从来没把你当成过凶手的人选,就和那个吸血鬼一样。四处树敌不是凶手应有的表现,如果我是凶手,我会小心选择自己的每一句话,当然,拉帮结伙和指挥众人调转矛头是必要的手段。现在正在做这些的就是最有可能是杀手的人。

紫头发少女的遗言让我备选的犯人少了几个,现在初步圈定了人选。她们分别藏在在永远厅,妖怪山和红魔馆里。绿头发的妖怪王啊,不要再在无辜的小妖精身上发泄你暴虐的欲望了,这世界上还有更值得你施展力量的人在不远的地方等着你呢,嘻嘻嘻嘻……

ground0 2009-12-07 10:49
牧师【2-2】



即使已拥有万千学识,你仍然在没有边界的知识的宇宙面前苦苦求索。
死亡为你的痛苦画上了句号,让你不需要再被自己的求知欲所折磨。
愿灵安息,阿门。

我默默地为知识的魔女写好祷告词。没时间悲伤,新的牺牲者还会有更多。

不过……看来人的第一目标还是确定在威胁到自己的人上面……吗?

另外……也许该回去取白木桩和圣水了……

ppprince 2009-12-07 10:55
【乌鸦 2 - 1 】

真的是非常可惜,帕邱莉她死了。昨晚刚意识到应该去追问下帕邱莉,她显然是知道了某些事情。如果我也在剧中的话,我或许会是突然意识到,然后跑去找帕邱莉,然后被凶手顺便杀掉的人……
没注意到她……她作为知情者“理所当然”地被杀了,悲剧……
嗯,这是第二天,要对每个人都持有警惕。幽香跟芙兰都属于把凶手写在脸上的,想客观地审视她们还真不容易,不得不说从反应来看幽香的嫌疑又暴涨了。
帕邱莉提出的嫌疑人自然是暗示,嫌疑范围也缩小了。或许,高潮已经快要到来了。

狄奥 2009-12-07 11:32
又一次,鲜红的血液弥漫了我的梦境,阵阵低吼摧残着我的精神。
“既然不能逃走,那么就让本小姐玩坏你吧!”

呼……呼……
我捂着自己的脸,看着地上破碎的花瓶。
该死的,本小姐……到底是怎么了……
穿鞋下地,打起阳伞,我继续在人间之里里面到处漫游着。
忽然,一股似曾相识的气味迎面而来……

帕……帕琪……
是的,究竟是谁……是谁杀了帕琪!
不,不管是谁。但是本小姐自由了!
再也不会有雨水阻止本小姐的活动了!
就这样,就是这样……
不如,就这样把这里的人杀光,为那个紫色的魔女血祭!

就在这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我。
“姐、姐姐?”
“芙兰,不要怕……”
“放开我,”我奋力的甩开了姐姐,“姐姐,你还是什么都没有明白吗!”
“攻击者是很清楚的,为什么还犹豫不决!”
“一定……一定是那个白头发的大妈!昨天和姐姐吵架的那个人!她一直不让帕琪进行尸体解剖,一直阻止着大家找到犯人!凶手就是她!让我去杀了她!你放开我!放开!”
(后面的交给你了,蕾米夜羽……)


查看完整版本: [--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二日投票结束,第二夜来临。此贴保留到第三日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20533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