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一日,请大家入内发言 --]

-> 幻想小镇缘起/History ->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一日,请大家入内发言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lastsep 2009-12-06 01:34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一日,请大家入内发言

以上。

请大家按照发帖标题格式入内发言,以自己的视角叙述自己的见闻,对死亡事件的反应,以及自己的推理。

可以互相质疑,讨论,百合。

另外,因为三名死者的死亡时间几乎是同时的,所以大家都知道了杀手至少是三名。或者说就是三名了。总之这个就不要在意了……

以现在有三名杀手的前提来进行推理吧(当然是不是有杀手自杀我就不能告诉你们了)

nemoma 2009-12-06 01:39
……………………………………………………………………………………
………………………………………………………………
……………………………………………………………………………………
……………………
…………………………………………
……………………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已經開始了
22個人已經只剩下19個

記者,兔子和秋妹妹被殺

這三個有聯系么?

-推理開始-

那兔子看到了殺記者的兇手,并且知道了她的身份

是滅口么?

【記錄】更新 -> “鈴仙的死亡有可能是滅口”

于是其實殺手要殺的,是另外的人? 那么動機是什么?

………………

不行,隨機性太強,無共性。

這個還是等明天早晨再繼續推理吧……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n;

-里 推理開始 -

聽說:
第〇天,叫做隨機殺…………
同樣,第一天的投票,叫做隨機投…………
因為可用的信息太少
所以第一天就把殺手關起來的概率很小
當然殺手的策略性目標是要在第一天干掉一個偵探,不管是碰運氣隨機殺掉還是投票投死
這樣他們的勝利率可以增加15%強
所以過幾個小時大家的證言中會出現傾向性的內容,到時要注意。

ask199374432 2009-12-06 01:48
很好,文文、兔子和穰子挂掉了。杀手杀掉了3个不是非常有存在感但也不算杂鱼的家伙。永远亭损失一只,妖怪山损失两只 …… 乱来的
幻想郷唯一的记者(虽然不怎么能干就是啦)被杀掉了,然后,这件事情是被谁记录下来的啊?他记录的就正确吗?无图无真相哦

茄子零 2009-12-06 01:48
【图书1.1】
死了,这个不良记者?
虽说我不太喜欢那个总是丢号外砸破图书馆天窗的家伙,但凶手连这个号称幻想乡速度第一的天狗都能轻易杀死,看来不是等闲之辈,不能大意,还是要好好检查一下尸体,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上去摸尸体)……
什么,那个兔子也死了?让我去看看!
唔,死前好像经历过一番战斗,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如果能打开她的脑子提取记忆就好了,说不定她看过凶手的脸。嘛啊,指望那种怪异的方法当然不行了,还是要靠自己的推理才是王道啊——
“OK,名侦探帕秋莉参上……”我不禁自言自语小声的说出口,——还好周围没有人听见,估计现在大家看到尸体,都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吧?
我一定要抓住凶手,赌上我帕秋莉的智慧……
不过好像漏了点什么,咦,还有第三个被害者?唔,Forget it,验尸太麻烦了……

喂,那边那个黑白,不要到处乱窜,会破坏现场的!姆Q!喂喂,不要给我帮倒忙好不好,呜呜,真是的!

lastsep 2009-12-06 01:48
恩考虑到提前的帖子太多,本贴不再提前。

ppprince 2009-12-06 01:59
【乌鸦 1-1】

射命丸文,我们的挚友,天狗的骄傲,在今天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还给她竖了死亡flag。我还记得昨天,她催促我去买龙心强袭血精,今天,她却已经……提笔间不禁潸然泪下,泣不成声。
我们失去了一位挚友,失去了一位记者,失去了一位正义的勇士,我们的家园,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但我们不会言败,我们是如何生存到今天的我们也就会如何继续生存下去!胆敢威胁吾等天狗族的人,我们也誓要让其见识天狗席卷天地之势!
好追悼会正式开始,各位按顺序献花……
(等散会再回来推理

=w= 2009-12-06 02:02
1,第一个死者文是被直接杀害,其餘2人是间接的,今次杀人的杀手有2个的可能性.(无注意提示,这推理白说
2,铃仙认识的人.
3,后2人死因不明.
4,為什麼文没有幻听,反而是被袭击的.
5.文像是做太多多餘事,我想就是被杀动机.文有可能就是侦探.
6,图书,你的验尸技术好像有点问题,為什麼你看出有'经历过一番战斗'的结论...天子也是.

以上,脑残完毕
还有,提示有引导倾向,请各位注意
如果我发错地方就删吧

ask199374432 2009-12-06 02:13
所以说嘛 记录下现场的人 他应该不知道谁是杀手 当然 方法什么的也就是杜撰了吧
香草,你摸摸这个body然后摸摸那个body,其实破坏现场的人就是你吧?

burial 2009-12-06 02:22
【永琳-1-1】
意识到错误的时候,通常都是在来不及的时候。
对地上人来说是如此,对蓬莱人也是一样。
曾经有个地上人的老人告诉过还在惩罚中懵懂的公主大人。
“人从来不能改正错误,只能在错误没有结束的时候弥补错误。”
当时的我不由得莞尔一笑。
这是多么幼稚的想法啊。
正因为没法改变既定的现实,所以想在没有扩大伤害的时候保护别人,
最重要的是保护自己……
而具有永恒寿命的我们,在那庞大的时间中,一个小小的错误又是如何呢?
我错了
傲慢啊……
名为傲慢的错误,让我现在知道了地上人每日每时体会的煎熬。
一直安慰自己那只是一个收留的孩子。
如果被日食污染的话,就用箭支贯穿她的颅骨,箭羽封杀她的双眼。
但是错了,全都错了。
以为她在昏暗烛火摇曳的房间中凝视着疯狂摆动的影子对她的精神压力太大,
所以让她到广场附近的水井中打水回来。
以为这能够保护她,以为这个人里之内聚集着各种力量的保护下会可以允许这样的单独行动。
愚蠢……
傲慢……
自责……
紧紧咬住的嘴唇开始扩散铜锈的味道,浑浊带着血腥味道的风肆意的蹂躏着飘舞的发梢。
眼前的景物迅速的被拉到视野的后方,前方所有阻挡之物都被银色的光撕裂,只剩下粉碎的残骸向身后疾驰。
不大的木片划破了衣衫,腥臭的液体沾染上了脸颊,鞋上踩上了柔软的感触。
但是继续奔跑。一刻也不想停下。
即使知道已经太迟了……却拒绝着思考。
道路已经不在意识中呈现,不需要太过留意也可以注意到的在妖媚月色下闪闪发光的弹壳和在地面上刻下的弹痕。
完全是发散状的形态。
这周围即使所有的妖兽都狂乱了,也不会让铃仙如此发狂一样的乱射弹药。
大概因为发狂的是她自己的意识吧……
就这样思考着,即使做出了判断的时刻,也没有停下脚步继续朝竹林的方向奔驰着……

终于看到了……
一夜几近过去才追寻到的身姿终于就在面前……
答案已经就在眼前却不想接受。
明明在追着一条被拖拽的血迹的时候已经该做好心理准备的……
组织了语言,构建了理论,甚至连心理暗示都做好了……
但是看到她的模样后,一切都发出轰隆隆的巨响崩溃了……
明明知道在那么远的血迹的失血后,她的生还已经……绝对……不可能了……
口腔里被灌入了让人作呕的空气。
如在寒冬中颤抖的嘴唇不能再组织出言语……
甚至连怒号或者悲鸣都无法发出……
在这异化的竹林里被拖拽许久后,曾经光滑的皮肤已经血肉模糊……
曾经灵巧的手臂已经弯向诡异的方向。
只有雪白的耳朵和已经被血污浸透的制服说明着这个曾经是铃仙的物体,
就是和我们度过漫长时光的孩子……

竹林间的叶子正在沙沙作响,如同嘲笑一般的不断的舞蹈,昭示着自己的胜利。
昭示着自己的欲望,甚至连我也想吞下的野望。
已经不在乎,心被冰冻一样,漠然的凝视着她的遗骸。
虽然早有一天会这样,但是我一直以为会是带着安详的笑容,穿戴整齐,白崭的脸庞比活着时候还要光亮。
愤怒……
记得她曾经在出发前的日子里,开心的叫着师父大人,和帝一起捧着迎接满月的食品……
在那月色下,看着她和帝一起嬉闹……理所当然的觉得让她出门的时候,虽然有时候会带着泪水回来,但是总是会在那月色下看到她的身姿回到永远亭的回廊。

无数次看到她犯错后战战兢兢的表情,是如此让人怜爱。
无数次看到她全心全力认真修行的表情,是如此让人怜爱。
无数次看到她真挚的为我和公主担忧的表情,是如此让人怜爱。

冰冷的愤怒……
甚至产生了错觉,在风中听到她再一次呼唤:师父大人我回来了哦~

开始叩击了……
平静的心跳开始躁动……
耳边传来鼓声一般的心跳……
紧紧地握住了长弓,拉开了箭袋。
走到了铃仙,我独一无二的弟子身旁
喉咙终于在空气的振动下发出了响彻天空的啸声
满满的拉开了长弓,弓弦和弓一起化为了满月的形状。
对着发出不详光辉的月亮,一道银光奔驰而去,直到消失不见。
然后大地震动了,天空也震动了。空气也在随着激烈落下的光的雨点而震动着。
宛若洗清罪孽般的,五月雨一样的射击,从高空如同雨幕一样的降下,周围狂乱的竹子被光的箭矢瞬间清剿。企图再一次长出则被再一次击溃,永不停息的制裁……
简直如同对着蓬莱人不死的惩罚……赋予汝等永恒的痛苦……
只有在这天空向地面的惩罚中,我和铃仙周围才有了小小的安宁。
缓缓地抱起了自己的弟子已经冰冷的身躯。
她的尸骸传来血液污秽的味道,但是还是紧紧地抱着,绝不撒手……
也曾感觉到身后有道红色双瞳的视线。
那只握弓的手紧紧地扣住了弓身……
咬紧牙关的吐出了一句话:“我不是让你呆在永远亭里面的么……”
然后如同逃一样的离开了……
身后的视线后退了……直到消失不见…………

waterstars 2009-12-06 02:25
“天子大人……”
“衣玖?进来吧。”
“外面有人死了。”
是啊,有人死了,死了多少?一百?二百?五百?还是整个有顶天?
“真令人吃惊,谁死了?”我毫无兴趣的问。刚刚经历屠杀,死亡在我面前不再是什么无法接受的事了。
“三个孩子……两个妖怪和一个下界神。”
“是参加仪式的人吗?”
“……嗯……是的……”

我走出门去,衣玖跟在后面。

广场上三位少女的尸体还在原地,一个是地震那时竹林里的那只兔子;一个是幻想乡的天狗记者,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是她常常到妖怪山上去,衣玖应该认识她;还有一个是丰收之神,不过我从来没有在识无边天见过她,应该是在人界居住的神吧。

“文……她竟然会……晚上我还和她说话来着……没想到……”衣玖捂住嘴,觉得很恶心……

我走上前去,仔细查看尸体,兔子有搏斗过的痕迹,天狗和秋神也不是突然死掉的。看来,杀死她们的,不是仪式也不是神明,就是这个地方的人们!这个仪式所用的血,根本就不是大家贡献出来的,而是这样被夺走的!现在,这里的,就是第一滴血!

“衣玖。”
“在,天子大人。”
“如果我死了,在异变之后,请把我的尸体送回有顶天,好吗?”
“天子大人!我不会让您死在我前面的!”

我站起身来,扶了扶帽子,转过身去。忠诚的龙宫使者啊!你可能不知道,仪式之后,我就已经不再安全了。

“你会的。”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离开了。

轩辕夜羽 2009-12-06 02:27
第一个夜晚。

三个牺牲者。

说实话,作为一个吸血鬼,对于死亡的理解多少有些不同,但是我完全能够感受到另外那些人对此的惊慌、恐惧、混乱、愤怒……还有悲伤。

仅仅是想象到在某一天,某一个时刻,我最亲近的人,也许是咲夜,也许是芙兰,也许是帕琪,更也许是我……也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仅仅是那想象已经让我非常,非常的厌恶……

喝着咲夜泡好的红茶,温润的液体顺着喉咙让我感到一丝快慰,这多少缓解了听到消息时候的糟糕心情,我开始整理思绪。

死者有三个,天狗小报记者、永远亭的兔子和不知道什么的神……

如果按照势力来划分的话,妖怪之山2个,永远亭1个

根据获得的情报,杀手有三个。杀掉三个的话,也就是说,他们很大程度上是每人挑选了一个目标,这样才比较合理。

那么,有什么理由让他们挑选了这样的三个目标呢……

从正常的思考,对于任何一个杀手,杀掉小报记者都是很优先的选择,毕竟那里又几乎所有人的各种情报,风神少女的行动也最有可能给他们的行动带来破坏。
而杀掉兔子和那个我连名字都记不清了的神呢?
仍然按照正常的思路应该是消除威胁,但是至少那个神……明显不符合此项
那么掩人耳目当然就是另一个可能。
不过冒着被永远亭追杀的危险也要杀掉兔子,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疑点。

接下来是逆向思考。
所谓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又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假如说今天死掉的是我,那么可以想象的是红魔馆一方一定会引领起追查凶手的主责吧,这让一来倘若凶手就是红魔馆内的某人的话他就得到了最佳的保障——不过,这个假设真让我反胃,自作自受……
这样思考的话,嫌疑就落在了妖怪山和永远亭身上。
看起来妖怪山损失了两个人,多少有点不正常——因为如果按照之前的推理,凶手所处的一方减员太多也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一棵大树还是隐藏在森林中比较好
可是再想一想,其实杀死那什么神才是每个杀手都可以做的,而小报记者……他平时的消息真真假假,有多大几率能找到凶手尚未可知,所以,也许杀掉天狗的理由才是真的需要考虑的。
根据场景,铃仙应该是看到了凶手才被杀的。
但是那必然不是什么巧合。
凶手同样是以开始就决定了要杀铃仙才让她看到自己也没关系
于是,因为看到了凶手才被杀这个根本就不是杀掉铃仙的理由。

问题似乎没有什么本质上的的突破,不过多少想到了什么所以……

也许看过那三个被害者的遗言能有新的发现?

To Be Continue……

burial 2009-12-06 02:37
【永琳-1-2】
那边的宅女,你要是敢碰我的徒弟,我就把你钉成刺猬挂在村子的门口!

茄子零 2009-12-06 02:54
【图书1.2】
切,我才懒得碰那具死兔子的尸体,解剖的工作麻烦死了,既然有你这个医生,我还瞎掺和干什么,赶紧提供验尸报告才是正事儿……

waterstars 2009-12-06 02:55
食人鲜血的吸血鬼呦,不要现在就着急推理,推理的过程是追逐凶手的过程,而“追逐”的另一个意思是“跟随”,说不定沾满鲜血的双手正在牵着你的脖子走进无底的深渊。我们天人做事从来不像地上的家伙那样着急,现在有一件事情我是清楚的,那就是三个孩子的鲜血保证了这个夜晚我们会很安全。地上的夜之王啊,虽然你晚上不睡觉,但现在也许你应该稍微休息一下,等明天死者的遗言被公布,仪式中的众人聚在一起,真相就能水落石出了吧。

innelysion 2009-12-06 04:08
……

“……”
“下山的路好走点了吧。”
“是的……”

……


微弱的动静打断了朦胧中的叙述者,我睁开无焦点的眼睛地对着暗色的天花板,外面的蜡烛已熄灭,慧音应该也睡熟了吧……

但是,随之而来的一片嘈杂不得不把我从床上拽起来,窗外不时有向广场飞奔的影子。我如条件反射一般套上衣服和鞋子,从窗口翻了出去,跟随着火把的光点。

随着仪式术阵所发出的光芒越来越强烈,逐渐清醒过来的头脑瞬间就涌入了入睡前的那股不详感——



照亮了这个极夜中的幻想乡之光,同时也无情地将鸦天狗以及她的影子与地面折出了一块强烈反差,我推开几个人走上前去,躺在地上的还有文的笔与记事本,被袭击的时候她似乎还在写报道……

我不禁产生了一点尊敬感。
虽然只和她交谈过几次,平时偶尔也能见到竹林上空有箭一般的物体飞过并洒下几卷报纸,里面的内容实在让人觉得厌烦……但她一定是,绝对一定是个称职的记者……

我不顾众人的惊叹,拾起已经染成红色的笔记本,分开已经被血粘住的纸,直到空白前的最后一页。
铃仙……?

思路还未展开,急促的脚步声让我抬起了头,红蓝相间的长袍与银色的长发奔向大路黑暗的一端,身边的几位老者随之开始了议论……

同时,我见到红魔馆的吸血鬼,女仆和魔法使也在广场的边缘,时而目光往这边与另一个方向凝视,时而互相在说着些什么……而此时身旁的议论中传出了更可怕的消息……


仪式的参加者之一,居住在妖怪之山山麓的那位神明,在暂住的房子中也被……





术阵的光芒径直刺向夜空,遇到那一片暗红色时却立即降低了强度,渐隐于黑暗的空气中……简直是恶作剧一般,今晚就没让我能好好地思考过一件事……随着人群再一次的躁动,永远亭的那位永琳抱着已无生气的铃仙缓缓地从屋檐下走过——


如一声炸雷,我迈开大步飞奔回出发的地方,心中大喊着那两个字。
门被粗暴地摔开,径直冲进房间中。


沙沙地翻身之后,均匀的呼吸声和轻轻起伏的被子让我像被那个笨蛋妖精击中了一般僵了下来……如果再多迈出两步便直接踏到慧音的床上去了……
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缓缓走过去,坐在了床沿。
门外微弱的光照射进来,慧音的脸刚好能看清楚,一定是很累了吧,那么大的动静都没有醒来……


慧音,可千万不要有事……
刚才发生的事,让本已有点过敏的我感到这个村落与每个人的气息开始趋向陌生,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唯一能让我感到安心的,只有这一小片空间了……


我轻轻关上房门,回到正室中,虽然睡意又再向我袭来,但现在完全不想去躺在床上。
弹了弹手指,桌上的半截蜡烛获得了重生。我坐了下来,摇晃的烛光让我想起几天前辉夜所说,并被八云紫重新强调过一遍的事实——我在仪式进行之后的一段时间内无法使用复生的能力……撇开我不说,她们,就永久地跨入了幽明境的另一头了吗……


……


“小心点,这里的路有点陡”


……

轩辕夜羽 2009-12-06 04:15
哼哼……

连追逐和跟随都能让你如此混淆,这就是天人?追逐的目标是到达,那是跟随永远无法企及的地方,懂了么?我没有兴趣给你上课,不过用消极的想法来阻碍我的话,我不介意让你早一点见识什么是地狱。

说起这个,相对于本就“非生”的血族,你们天人恐怕更加不知道死亡代表的意义吧。没进过地狱自然不知地狱的凄惨,你们那打着六根清净幌子的绝情绝义更是让你们的的血恐怕比雾之湖上的冰精还要冷。恐怕,就算是现在的你,也能眼都不眨地反手杀掉你身后那名龙宫的使者吧?——那三个孩子的血?对,那三个孩子的血终结了这个夜晚,那么下个夜晚呢?下个夜晚又将是由谁的鲜血去终结?我的?还是你的?

啊对了,也许你在内心期待着自己的死亡也说不定吧……

greelmr1981 2009-12-06 09:43
【露米亚 1-1】

八云紫的仪式第一天,便传出了噩耗。

“是。。是这样的吗?”我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鸦天狗、竹林里的狂瞳之兔、还有一位神灵,在一夜之间被杀害。

不再是弹幕游戏,不再有规则,这是杀戮。想到这里,不住打了个寒颤,血却骚动起来。

结果其实一样
所有人都会回归
不要否定你心中的冲动
来吗?

我默默地来到广场,那里放着三位死者的尸体,还有旁边熙攘的人群。凶手就在我们之中,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

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
不要相信任何人

burial 2009-12-06 10:42
【永琳1-3】
早晨,大家都在等待不会升起的太阳……
仅仅一夜让我觉得这件事情本身没有什么意义……
浑浑噩噩的把铃仙带了回来……
不知道当时的自己到底是露出了怎样的表情……
村口岗哨的男子们毫不犹豫的挽弓向我射击……
但是还是迈步向前,仅仅用弓摊开射来的箭矢,继续前进。
半兽的女孩在我决定把他们也变成曾经是人的物体之前阻止了他们。
而我继续向公主的居所走去,
回到我们的“家”
可是我又该怎么和公主解释,又怎么和公主表达呢?
有个声音告诉我
别傻了,公主和我自己都有这个心理准备迎接她们的死亡……
大概这也是错误的吧……
这一次,我不想亲口告诉她,我们的“家人”又一次离开了我们……
注意到了广场上另两具尸体。
本来应该急速运转的思考,却倦怠的毫无动作。
怀中沉甸甸的重量,让我无法重视他者的哀伤。
只是如同将其放到床上的轻柔力量,缓缓的将铃仙放在那里……
理由我也不甚清晰的知道,只是希望在这里铃仙能够忘记眼中的痛苦
安心的睡着。
回家的路上也许有人和我搭话吧,但是我什么都不想回答。
有人企图触碰她的身体的话,就会被八意的箭支刺穿。
有人要求解剖尸体云云。这个根本不可能接受。
不紧不慢的回到了公主的居所。
拉开了纸门后,公主的被褥有规律的起伏着。
但是没有睡着,本能一般的意识到。
等待着我和她的归来吧……
我失败了……到底公主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在这里我畏缩了,默默无言的关上了纸门
在门口缓缓蹲下,在回归白昼之前,一直看着有着各种污渍的墙壁。
在关上纸门最后的一刹那,我以为我看到了,公主从被褥中露出的肩膀抖动,欲言又止的表情。

在无人的广场,我用放下铃仙入睡时候的力度把她抱起接回了家。
在我醒来出发前,公主已经醒了,穿戴完毕,仪妆肃穆。
我跪在她的面前,深深地叩首……
形状美好的嘴唇吐出了言语
“把我们的孩子接回来吧。”
命令的语气带着哀伤,我却不敢揣测她的表情,不敢直视她的双瞳。
如同逃走一样的起身离开,却又缓缓的离开……
后面的整个上午,我们都如同她往常替我们做的一样,替她整理容妆。
泥污的脸颊被洗净,受伤的皮肤被治愈。双手被好好地叠在她的胸前。
她的衣物公主也亲手的一遍遍的洗去了血污。
最后穿戴完毕的时候,我甚至以为她会像往常一样的露出腼腆的笑容……
轻轻的为她拉上了被子。
“睡吧,我的弟子,此刻你已回家……”
拼命的挤出笑容对她说出了这样的话,然后静静的躺在她的身边,意识落入了黑色的沉眠。

二次幻想 2009-12-06 10:46
唉啊...竟然有兩個的信仰者死亡...

一個是文,另一個是穰子。

原本我還想找文暗中調查「天狗食日」的事情的.

現在...



守護信仰者是神明的職責

看守管轄地是神明的義務

這次在信仰之山發生的二次悲劇,

是否他們兩人的信仰心不足?

還是殺手三人的隱閉性太強?

不過...我和神奈子失職卻是事實

都不知道如何面對我家的風祝是了...


不知道為什麼,

這次我並沒有數百年前捨棄王國的那份勇氣,

心中總是覺得非常難過似的.



守護信仰之山的諾言已經被幻滅...最後一個任務是盡已所能完整的把早苗送回守矢神社。



參加祭典的信仰者少了兩人。

FNite489 2009-12-06 11:36
这次是在夜里突然醒来...
我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值夜的人形正常工作中,
那么, 如果我暂时离开一会儿, 爱丽丝也不会出事吧.

----

果然是这样么...

爱丽丝之前是说过什么的.
她不是很相信这个仪式.
我并不清楚她具体所指,
但, 事实上, 有人在仪式中失去了生命.

那个实力并不强的神明, 完全没有被杀死的理由.

至于那个记者, 虽然看她不爽的人很多, 但是要想这么不留痕迹地办到, 恐怕也不容易.

曾经打过交道的那只妖怪兔... 无论杀掉她的是谁, 那个凶手已经成为永远亭的敌人了. 之前也应该做好相关觉悟了吧.

我没有想太多,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根本想不出太多.
这就是人形吧.

----

看来爱丽丝正在做梦.
我不知道是否应该现在叫醒她.

i0de502 2009-12-06 12:15
唔...一大早的外面就吵吵嚷嚷的...让不让人睡口牙...这些人类再这么吵就唱命运交响曲给你们听。

恩?看来已经是中午了,出去走走吧...

……!

竟然有3人被杀了...果然妹红说的要小心的话不是无的放矢啊...

唔...我也会被杀么...22人中我看起来最弱啊...

那边某位名侦探好像在高谈阔论说凶手在我们之中,看起来她分析的有道理啊...

要尽快找到凶手...我不想死啊...我的那个还没给妹红啊

恩...记者小姐被杀了,是我店里的熟客呢。消息灵通,神出鬼没。果然,要是我是凶手的话,要掩人耳目的话,文小姐是个不得不除去的。现场没有什么特别的痕迹,听她们说是一击即死的。唔...文小姐的反应可是很快的,要一击击杀她,凶手的实力一定不弱啊。

铃仙和秋穰子...

秋穰子是山上的神明吧,她们说门没有被撬开的痕迹,是从里面打开的。出事前也没有人听到什么声响,难道是她认识的人么?和山上的人有关么...

铃仙...以前来店里的时候就觉得精神一直不好。死前似乎逃跑了很远,一直跑到了竹林那里。她们说她战斗过?唔...看来凶手是一直追着她了...凶手是谁倒是真的没头绪啊

怀疑对象太多...vote弃权

狄奥 2009-12-06 13:28
呜……
头……好痛……胸口……好痛……
这种气息,是血,是血液沸腾的气息……
一滴血滴落了……
世界是红色的,被鲜血所染红。
但是,这和普通红茶中出现的东西不一样,这是……

我从床上坐了起来,头昏昏沉沉的。
“咲夜!”我拍了拍床单。
没有回音。
“咲夜咲夜!”
依然没有回应……

我从床上跳了下来,穿着拖鞋在家中四处寻找着。
空无一人……
姐姐、咲夜,还有帕邱莉都不在。
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她们知道昨晚的事情了?
我跪坐在了地上,孤单与恐惧环绕着我……
“呜,姐姐,对不起,对不起。芙兰,芙兰……明明说好了的,芙兰却,芙兰却……”
“姐姐,咲夜……芙兰好害怕,不要丢下芙兰一个人!”

这时,门被推开了,咲夜一把把我扶了起来。
“二小姐!”
她一把把我扶了起来。
“二小姐,您……哪里受伤了吗?”
“呜呜……咲夜……姐姐、姐姐没事吧?”
“大小姐没有事情,只是……这段时间,请不要擅自行动。”
一丝恐惧在咲夜的脸上闪过。
“因为,现在,这里已不再为幻想所笼罩……”




下午,我一个人呆在家里,姐姐和帕琪还是没有回来,咲夜也出去了。
不行,芙兰要出去,这里实在太闷了!

走到街角的房间,一股臭气迎面扑来。
哗啦哗啦,翅膀上的水晶在不安的躁动着。
我轻轻的打开了窗户,拉开窗帘向里面探过头去……
“这是……什么……”
两具尸体,以及地上的暗红色,表明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然而,血液所散发出来的并不是平常闻到的香甜气息,而是迎面扑来的腥臭。
呜……
我强忍着恐惧,慢慢的离开了那里,走到了广场。

咕……
太阳,好刺眼……
虽然打着阳伞,可是即使是地面与墙壁反射的日光,也还是那么强烈。
呜……翅膀,好疼……
我赶忙躲到前面的一片阴影之中。

“啊,你是……你在这里做什么?”
金黄色的短发,赤红的双眼,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少女就藏在这片阴影之中。
她抬起头,看了看我,没有说话。
但是,我分明感受到了一种孤独。
那是,我在495年间每天都能感受到的。
与本能的抗争,与自我的战斗……
孤独,是的,那就是孤独。
无法压抑的冲动与被迫压制的本性。
我的血液再次沸腾了。

“呐,那边的妖怪,来陪偶玩吧!”

waterstars 2009-12-06 14:10
血族果然是一说话就带刺的恶魔,我听说你的能力是操纵命运,现在大概也失去这能力了吧?啧啧啧,干吗要去问下一个死掉的是会是谁?说不定到最后你我都会死,谁先谁后又有什么区别?天人的堕落是直入地狱的,在经历天界的屠杀之后,堕入地狱无非就是就意味我和家族团聚罢了。反倒是你,连黑夜都能拜服在脚下的吸血鬼,面对着无法看清的命运你竟然也会心生恐惧吗?或者,没有丝毫恐惧的可言的你其实根本就是操纵别人命运的“那个人”呢?

当然了,对你的怀疑是在对其他人怀疑的平均线以下的,因为并不高明的杀手会保持一定程度的沉默和慎言,毕竟暴露的越多破绽就越多。而黑暗中最危险的杀手会用阴谋来引导众人的思维。

对了,顺带一提,在你的那由昏睡的门卫,蜗居的宅女,傲慢的血族和迷茫的少女所组成的洋馆里,我最喜欢的是那个女仆,她的料理很好吃。

还有,请放心,我身后那孩子是没有危险的,相信你也看到了,只有仪式中的22人有可能遭遇劫难。

nemoma 2009-12-06 14:48
…………………………………………
…………………………………………………………
……………………………………………………………………………………………………
……………………………………………………………………………………
引用第7楼ask199374432于2009-12-06 02:13发表的 【魔理沙 1.2】 :
所以说嘛 记录下现场的人 他应该不知道谁是杀手 当然 方法什么的也就是杜撰了吧
香草,你摸摸这个body然后摸摸那个body,其实破坏现场的人就是你吧?

……………………………………………………………………………………
…………………………………………………………
引用第22楼waterstars于2009-12-06 14:10发表的 【天子1-3】回 15楼(轩辕夜羽) 的帖子 :
...
当然了,对你的怀疑是在对其他人怀疑的平均线以下的,因为并不高明的杀手会保持一定程度的沉默和慎言,毕竟暴露的越多破绽就越多。而黑暗中最危险的杀手会用阴谋来引导众人的思维。
.......


…………………………………………………………………………………………………………………………
……………………………………………………………………
……………………………………
……………………………… ><
##Vote:魔理沙
……………………………………
…………………………= =||| ……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 推理持續 -

嗯,遺言中完全沒有線索,確定。
果然是隨機殺么= =
可能是自己使用了那個【寶具】的關系,在討論中已經找不到所謂的傾向性證言了,
唯一傾向性的證言就是這個東西:

魔理沙的第一個交互證言就直接懷疑了館長,這個把她們兩個的可信度降低了一個等級。

其他人的分析出于個人的角度出發那么個人有個人的道理也就能說過去了。

浮于狀態之外看問題吧。

天子的考慮很有趣,但是本人認為殺手的每一步都會是對雙方造成兩難的局勢的,咱也就是尋找共性和不共性而已……

有沒有說過話的人么?
有說話太多的人么?

殺手在我們雙方的面前各擺下了一杯酒,你能判定殺手要自殺還是要殺我們呢?

判定錯誤代表了無謂的犧牲。

鑒于隨機投的定義……魔理沙同志,對不起了。><

##Vote:魔理沙

當然咱隨時會Unvote你的,如果殺手愚蠢到了做出了什么明顯的舉動的話……

當然了,如果今天晚上咱掛了 = = |||……嗯……

greelmr1981 2009-12-06 14:57
【露米亚 1-2】

那是吸血鬼的妹妹么?那双翅膀?七色的水晶散发出强大的魔力,仿佛在半暗的空气中触发一轮又一轮的波纹。

“来玩吗?”那个笑容很不自然,不,应该说不熟练,不但跟雷米莉亚那种轻蔑的笑不同,而且也不同于一般同伴之间的那种笑,那是怎样的一种异样感?

“那个,我叫露米亚,请问你是。。?”
“芙兰朵路●斯卡雷特!”

爽朗的笑声,如孩子一般。

“那——斯卡雷特小姐——为什么你这个时候还在想着玩呢?明明昨天。。。”刚开口我就后悔了,“你知道昨晚发生的事了么?”

不,你不应该提,因为那是废话。

幽冥の风 2009-12-06 15:04
历史的画卷仍旧一刻不停地向着前方延伸出去。似乎有什么不安的东西,留在了上面。

猛然从梦中惊醒,一股异样的不安从梦中一直延伸出来。天已经放亮,柔和的晨光射入屋内,留下斑驳的影子。

屋外传来一如既往的喧闹声。喧闹?在这附近的人们已经已经被疏散了才对!刚才所感到的莫名不安在我心中急剧放大,使我已经无法继续在房间里停留。

推开房门,妹红呆呆地坐在正室中,脸上挂着复杂的神情,似乎在考虑着什么困难的问题。

三名遇害者么?虽然已经明白,有人遭遇不测只是迟早的事情,可是,竟然这么快,而且,这么多。

异变的力量,已经突破22个仪式参与者的防线了么?而她们,会是谁?

是从恶魔之馆开始的吗?异变,会随着她们的本性顺理成章地发挥出来?

妖怪之山的神明和风祝会是凶手么?虽然这看上去很荒谬,但是人之里发生的异变已经告诉我任何人都是一种可能性,神明也难逃与此吗?

永远亭的医师失去了自己的弟子,自己所珍视的人。她和公主不可能是凶手?会是这样吗?如果没有不可能的话,那不可能本身就是一种掩饰么?

雾雨的魔法使,人偶师,太阳花田的大妖怪,河童,天人,抑或是森林中的幼小黑暗和夜雀,是她们被异变冲垮了心智么?现在没有任何的迹象能够证明什么。

稍远一些的建筑群那边没有传来任何动静,希望大家都还好。虽然一直很担心那边,不过,显然更大的危机,在自己的身边。

===============================戏服与推理的境界==============================

从案发现场看,杀手出场了两个或者三个的可能性比较大,虽然也不是没可能为一个人作案。文文首先被秒,攻击方式极为迅猛,嫌疑较大的吸血鬼姐妹和幽香。之后兔子撞到的凶手,姑且作为第二杀手,没有任何特征。兔子死前遭遇的凶手会幻象,而且能够有效攻心,属于城府较深的角色,和秋妹的凶手相吻合。此人的可能性为:蕾米,辉夜,永琳,幽香。其他人也有可能,不过小妖的可能性很少。

从文文的线索看,似乎她已经偷窥到内部,不愧为最速八卦记者。。。。她留下的最后的线索,蕾米、永琳和幽香。都有重大嫌疑,红魔馆完好,这既可能是对蕾米的证明,也可能是误导。永琳,是从性格能力上来看,是幻象杀手的可能性很大,不过在竹林中是自己,这未免太暴露了,或者,这是障眼法?幽香,目前神秘的存在,如果仅仅是一个人作案连杀三人,那么她就是重大嫌疑人了。话又说回来,如果文文是杀手,并提供误导线索,那么结论就正好相反了。。。

舢板的发言。舢板是谁?黑幕给出的充满迷惑的提示?杀手故意误导?还是酱油党的乱入?虽然自称可行度不高,但是言之有理,在他人思维中留下痕迹的目的已经达到。黑幕自称和杀手同一阵营,而酱油党是中立的,所以这里的引导有利于杀手的可能性比较大。如果黑幕的头衔是开玩笑的,那么这些线索是中立,或者不利于杀手倒有有一定可能。兔子控?从表征上看只有兔子是兔子控,那么掌握这条线索的一定是老人了,他也是说给老人听的。。。

各方发言,暂时还看不出所以然来。。。。秋妹,你的证词太少了。。。大家都看着你呢。。。。。

vassiliev 2009-12-06 15:17
    游荡,反正我无处可去。
    不出意外的话,参加仪式的众人中,有数人今天会死吧?
    然后明天也是,后天也是。
    毕竟我们都是被迫的。

    嗯,乌鸦、兔子和山上的神明么?凶手还真是懦弱,就挑这么不起眼的人对付么?笑死我了,他们要想好好干就应该……
    不,我不能死,还没有到我死的时候。
    听着那群人喧哗、聒噪,我对凶手的身份也开始好奇了呢。
    虽说我们都是被迫的。
    
    昙花已谢,接下来开放的是——蛇床花么?
    啊啊,好想回到……不行,现在不行,不行,不行。
    才一天而已呐……
    到底我们都是被迫的。

    既已开始,之后可能需要自卫了呢,我握紧了手中的伞柄。
    随即松开。
    “什么啊,不是已经答应了么。”苦笑。
    因为我们都是被迫的。

tommyice 2009-12-06 15:19
【早苗 1.1】
早晨,门外传入耳中的人们争吵的声音,使我醒了过来。
想要站起来,手却按在了脸上。是眼泪。

昨晚恶梦中的情景,化为记忆,再次侵入我的脑中……

曾经生活的洲羽,已化为炼狱。人们拿起手边可作武器的东西,没有东西可拿的人握紧了拳头,疯狂地互相攻击。
既不为己,也不为人,只为了杀人。
他们没有眼神的眼睛中,诉说着虚无,仿佛在跟我说:你也会被杀死的,你也逃不掉。

母亲撕裂了父亲的胸膛,父亲斩去了母亲的左手,他们感受不到疼痛,继续攻击。
疯狂的行为,空洞的眼神,这种不协调感让我感到恐惧。

我伸出手,想阻止他们。
父亲挥下的利刃,穿过了我伸出的手,斩在了母亲的脖子上。
厅堂下起了血雨。

求求你们了,住手啊,没有恨,也不为爱,为什么要杀戮啊。
求求你们了,住手啊!
礼梦,苏君,老师……求求你们了……住手啊!
都住手啊!!

拜托了,如果这是梦,就让我醒来啊!
为什么我一定要看这些东西,为什么连逃避的权利都不给我?


“早苗,你在哭吗?”是诹访子大人的声音。
手指将泪水抹往两侧,握在手心里。
即便如此,我想,诹访子大人一定看到了我脸上的泪痕。
即便心中伤心如割,我仍露出了微笑,我想,那一定是难看的笑容吧。
“不,已经没事了。”

“……”诹访子大人拉下了帽檐,遮住了自己的脸,颤抖着转过身去。
“早苗……昨天跟我们一起来的记者和那个丰收之神…………”
我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可以的话,我希望诹访子大人的话就此打住。
“她们已经……死了……”诹访子大人将帽檐拉得更下了。
“文……小姐……和……穰子小姐……死了……?”

gunsheep 2009-12-06 15:34
不出所料,仪式的当晚就发生了惨案。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至于太过惊诧,但是看到排成一排的三具冰冷的尸体,那种凄惨的感觉,即使是见惯了死尸的我也感觉很不舒服。
这样的凶案就在身边咫尺发生,真实得让我难以释怀。特别是想到这样的凶案还会继续发生,就不禁担心类似的不测会不会发生在魔力沙、自己、上海,或者其它哪个亲密的人身上。
八意大夫摇了摇头。身为我们当中唯一的医生的她,并没有解剖尸体。是不忍心让亲人的身体再受到伤害吗?那么人畜无害的铃仙居然会成为第一个牺牲品,换作谁都意想不到吧?
——而且,即使检查了,也得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吧?无可置疑凶手就在在座的这十九个人当中。在这充斥着魔法的幻想乡,要在犯罪的过程中掩饰一些东西,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且死者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凶手只是随便选取了三个人残害吗?无论如何,他们想制造混乱,这是毋庸置疑的。
所以与其浪费时间检查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倒不如睁大眼睛观察每一个人的行动,聆听每一个人的话语。因为只有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才是最可靠的。
只希望,能够在罪犯对我亲近的人下手之前,多少看出一些端倪吧。

TO 魔理沙:
魔理沙,稍微看一下气氛,认真点吧。虽然今天死的人和我们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这样下去,我真的怕……

TO 莉莉
我想魔理莎只是面对这么多突如其来的事情,有点没有头绪而已。不要票她好吗?

TO上海:
醒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上海依旧手持巨大的菜刀,守护在我旁边。
谢谢你上海。有你在身边,多少觉得安全了一些。

最后,暂时先 #VOTE 弃权

nemoma 2009-12-06 15:42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

Unvote:魔理沙

##Vote:愛麗絲

…………………………………………

gunsheep 2009-12-06 15:48
TO 莉莉:
谢谢。

#Vote 莉莉黑

vassiliev 2009-12-06 15:54
嗯,我也并不认为那个雾雨小姑娘会下手杀人,她没有这个素质,我是知道的。

辉夜姬 2009-12-06 15:56
【辉夜1-1】

长久的共同生活,已经将那个纤细的身体留在了心中。
倒茶时的细微动作,每句话中的谨慎语气,
寒冷日子里每天早上刻意压低的咳嗽声
每个月圆之夜仰望天际那迷茫的眼神……

“还是不要喜欢上短命的物种吧?”
在心中萦绕已久的疑问,再次浮上表层
永远即须臾……?
是啊,第一次见到那个孩子时的情景,如在昨日……

记忆混乱
内心混乱。
一如既往的闭上双眼,调节呼吸……
将意识遍布身体。
轻咬手指,让疼痛来取回自己的常心

这里是幻想乡…
这只是暂离……
……………………
就算这么告诉自己,内心深处总还是空缺一块
所谓家人这种东西,就是这样的么?
痛楚,依旧残留于指尖。
微微苦笑。
自己竟然不知不觉,用了那么大的力气

轻轻的吐息,让思维更趋清明。
是因为长久不动,而导致心情也低沉下来了么?
敏锐的察觉到这一点,随后强令自己站起来,
出外走走。
绝不容许自己的软弱……不能让悲伤笼罩心灵
杀戮还在继续,
还不是可以休息的时候

“呼……哈”
再次调整呼吸的节奏。
打起精神,强迫不想运动的身体活动起来。
那怕随便做些什么也好……
不能总是沮丧的样子…………!
无论,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永琳再担心。

…………
还有六天。

nemoma 2009-12-06 16:10
……OTL

##Unvote: *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
…………………………………………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n;

10、法官开启投票贴,参与者以给法官发短消息的形式进行投票,统计结果,得票最高的人被关进小黑屋。与此同时法官宣布此人身份。每人可以投1票或者弃权。但是弃权也要发短消息说明。


啊,沒看到這個,其實是參加老外的版殺太多忘記這個了……

咱的威懾戰術失敗了啊233……

(不讓咱威懾,果然GM您是和殺手站在一邊的么233)

嘛,雙#是假Vote,隨時可以UNVOTE的 只有/Confirm是真Vote 233



不過剛才看到了真正可疑的對象就是了……

ask199374432 2009-12-06 16:23
虽然说言多必失,但是一直看你们说的也很闷烦啊。看起来大家都从杀手初步的打击中回过神来开始推理了?
莉莉 你也知道,说话越多的人,越引人注目的人,都是投票+杀手的目标吧?所以咱很黑化的告诉你,就是要这个效果哦。当然,无论你是投我还是投小爱,结果都差不多呢。什么的结果?我也不知道。
小爱 你和上海在现在这种不寻常的力量波动的影响下,能保持心灵的一致吗?我可以信任你吗?
幽香 你还真淡定啊,杀人什么的,也许只有你这样的妖怪才会去做的吧?当然如果真的是你,就别怪我上魔炮了哦!
话说回来,作为一个妖怪贤者,紫的胴体意外的好看呢。跟一个标致的人类没什么两样嘛。难怪天天找灵梦在一起啪啪啪什么的。
既然今天是随机杀和随机投,那么就随便抓一个人好了。听说小黑屋里面有X360,咱想做的是弹幕修业啦,而不是在这里跟你们玩休闲推理哦。

burial 2009-12-06 16:38
【永琳1-3】
公主做出的决定后我会支持她的意见的。

vassiliev 2009-12-06 16:40
欸欸,我确实是经常杀人,不过今天没有,明天不会,后天也不会,我所追求的不过一件,我想屠戮的不过一个。
你太年轻,而我知道很多事哦——比如你下不了杀手之类。

至于魔炮什么的……呵呵。

ask199374432 2009-12-06 16:51
嗯 嗯 如果由你的话来判断我是平民的话 八成我今天晚上就会被杀手给干掉哦。借刀杀人什么的,像你这种老妖怪做起来才比较得心应手么。果然妖怪活得太久就容易变得老奸巨猾啊!!
你啥时候再穿上睡袍来让我推一次?好久没推你了呢   

gunsheep 2009-12-06 17:00
引用第34楼ask199374432于2009-12-06 16:23发表的 【魔理沙 1.3】 :
作为一个妖怪贤者,紫的胴体意外的好看呢。
.......

引用第37楼ask199374432于2009-12-06 16:51发表的 【魔理沙 1.4】to 幽香 :
你啥时候再穿上睡袍来让我推一次?好久没推你了呢 [表情]    

[attachment=75574]
你给我适可而止一点!
                      

draak 2009-12-06 17:03
【路人1-1】
这几天天气明显不正常。
首先,那一天时间还没到晚上,天就黑了。
然后,直到现在,天还黑着。
听知识分子们说什么日食?日食是啥?什么?月亮运行到地球与太阳之间挡住了太阳?你以为我傻子?照你这么说,从那天开始到现在,太阳月亮地球一直在一条直线上?别骗人了,傻子也知道不可能嘛!

茄子零 2009-12-06 17:10
杀人的到底是谁呢?
动机,目的,一切都处于不明状态。——咲夜,给我泡杯茶,我要好好思考一下……
依照射命丸文的遗言,蕾米有嫌疑,幽香也有嫌疑(乌鸦忽略掉),但我相信蕾米,在大家都失去了能力的状况下,这两位身体素质超人的非人顶风作案不是傻瓜也是精神有问题,不可信。
可反过来想,如果有人恰恰是利用这一点来否定掉自己作案的嫌疑,也不是不可能。
唔手中的情报太少了,推理陷入了死局啊。
医生的验尸报告还没有出炉,——什么,不解剖?切,真不敬业,要你这医生干什么吃的!
嘛啊,算了,就算不解剖也大概能知道死因死亡时间什么的。
真头疼,那个黑白的又开始闹腾了,还有蕾米在想什么,为什么不替自己辩解?
喂喂,妹妹大人,你也给我安静点好不好……


真是的,一个两个都不中用,明明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坐在我的图书馆里舒舒服服的喝茶看书,为什么非得摊上这档子事儿,明明这事儿和我没有任何关系的,明明是八云紫那个老妖怪硬要拉我们过来的!
这里就没有福尔摩斯金田一柯南什么的一眼就能看穿凶手的大侦探吗?

等等,我好像遗漏掉了一些什么……究竟是什么呢?

咦,上边那个路人,你不知道什么叫做日食?
好吧,我解释跟你听,所谓日食就是(ry省略几千字……

lastsep 2009-12-06 17:19
本日推理宣布正式结束

接下来是投票时间,请在5点-7点之间通过论坛短消息的方式通知我你投了谁。可以投弃权票。

在这期间未发短消息的视为自投。


查看完整版本: [-- 【版杀参与者讨论帖】第一日,请大家入内发言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20603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