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参与者用版杀讨论帖】第〇日,请大家入内发帖 --]

-> 幻想小镇缘起/History -> 【参与者用版杀讨论帖】第〇日,请大家入内发帖 [打印本页] 登录 -> 注册 -> 回复主题 -> 发表主题

lastsep 2009-12-05 19:12

【参与者用版杀讨论帖】第〇日,请大家入内发帖

所有人的身份都已经决定

这是版杀的第〇日,暂时还没有任何人死亡的一天,最后的和平。

立刻就要到来的这个晚上,将会有人,不明不白的失去生命。

而已经发觉这一切的侦探们,也会开始自己的调查。

在这个下面回帖的大家,请按照版杀规定的发帖标题格式回帖。,【角色名0.发帖数】

例如

【早苗0.1】马上就要开始了……

以上。

jyun 2009-12-05 19:14
【咲夜-0-1】

你是谁?   谁在那?
你是谁?   谁在呼唤我?
你是谁?   为什么,这样问我?
…………

  十六夜咲夜躺在临时搭建的床上,一动也不动。围绕着她的只有一片寂静,但这寂静并没有干涉梦境的权利……

[咲夜的梦境]
  火焰舔食着一切。
在漫天的火焰中。人们的尖叫,建筑物倒塌的声音,仓皇奔逃的脚步声成为了混乱的背景伴奏。
然而,这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飞刀激射,捕捉不到敌人的身形;即使停顿了时间,也找不到攻击的机会。
背后的巨翅永远是那么不紧不慢的扇动着……那是,敌人。
仅仅一个疏忽,巨翅少女的手已经牢牢捏住自己的脖子,并高高举起。
“我们的再见……请等待一段时间吧。”平静的话语中,银色闪光猛然爆发……
眼睛,连睁开的力气也没有……
身体,连动一动手指都很困难……
唯一还可以正常工作的感官,只剩下了听觉。
“我将它赐予你,因此,你将拥有长久的生命……长久到……能伴随那孩子的一生。但是,有得必有失,这高贵的血液,用来交换你的记忆。”
温热的液体,从自己的口中流入。没有力气吐出,只能被动的接受,血腥味一直从舌头传达到了咽喉。
“蕾米……这是我送给你,最好的礼物……”

狂兔之瞳 2009-12-05 19:19
在紫的安排下,一切都井然有序。。。。。。

但是预感告诉我,很快会有人破坏秩序

身体在颤抖,久违的恐惧侵袭全身,不同于师匠的惩罚,是那种面临死亡的绝望。。。。。。

愿一切能平安渡过

nemoma 2009-12-05 19:23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開始了啊……

嘛,看大家的神色都很正常的樣子……

現在說啥做啥都沒用。自己今天晚上掛掉的可能性為1/22,咱不會那么倒霉吧,嘿嘿……

智慧和運氣到底哪個比較重要呢 - -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n;
如果今天晚上就掛了咱就到外界和老姐一起拍戲去……

burial 2009-12-05 19:27
【永琳0-1】
居然那个丫头也活着呢……
虽然完全没认为过她没法从竹林里逃出来,但是未免有点小失望。
公主的想法现在很难揣测
要不要就事给她额头一箭算了……
反正也死不了的样子……
铃仙紧张过度了,稍微放松点就好,说是保护公主
其实也是让公主照应一下你的,咱们一定能熬过去的

waterstars 2009-12-05 19:29
我走出仪式的场地,抓着自己的刚刚割破的手腕,凝视良久……

“天子大人。”衣玖跟了上来,“您……没事吧……您的脸色不太好……”
“嗯,没事。流点血不算什么。不过衣玖,说真的,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自己的血了。”

天人不会轻易受伤,就算受伤了,伤口也会在流血之前愈合。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没有见过自己的血,也没有见过其他天人的血。

当然,从日食那天开始,天人的血就不再那么稀罕了。

今天我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血,殷红的,腥臭的,流进仪式的血池中,和那些地上人的血在一起,散落,融合……伤口也不再快速愈合。失去了神恩的天人和地上人已经没有区别了吗?

父亲告诉我,天人的堕落是不会经过凡间的轮回的,而是直接进入阿鼻地狱。现在,我在人间,和那些轮回者站在一起,也许就证明了我还没有堕落。地狱的大门不是为我准备的。

“走吧衣玖,说不定这次……也会变得非常好玩呢!”
“……是的天子大人。”

我甩了甩手,伤口已经像凡人那样恢复,留下一道浅白色的疤痕。

茄子零 2009-12-05 19:36
[图书0.1]
已经入夜了吗?
趴在桌子上小憩了一阵子,身体的疲劳得以恢复,睁眼,这里是人之里,是八云紫把大家召集到这里的,我还记得……

翻开随身带出的与大日食有关的书,——无论怎么看也找不到有日食有关的有用信息,至于八云紫说的那些仪式什么的,更是没有提及到——看来这书是盗版的吧?

还是另外一本《丧尸求生手册》看起来比较靠谱儿,虽然外边那些喊打喊杀的家伙不是丧尸,但也相差无几了,没有脑子还要杀杀杀的,真烦死了。

美玲那家伙在干什么,还不回来,不会是已经死掉了吧?嘛啊,死了就死了吧,反正找门卫的事情有蕾米负责,重新再找一个就好了……

倒是蕾米比较重要,咲夜也不能死,她们两个出事儿的话就头疼了。还是要好好想想怎么去解决眼下的,和即将到来的问题,虽然八云紫的话可信度不低,但完全相信她的话,好像也不太……
不过,现在手中的情报太少了,当务之急是整理情报,整合现状,思考对策和提前做好对可能发生的情况的预防措施。

辉夜姬 2009-12-05 19:44
【辉夜 0-1】

真漫长
真短暂
真…有趣
也真,渺小
离开了熟悉的环境,
也将珍重之物所爱之人弃于身后
呼吸着这陌生的空气,
不知不觉间,竟似寻找不到自我

一呼一吸之间,生命流逝
闭上双眼,寰宇如在心间。
不知色身外泊山河虚空大地均为……梦幻泡影。

轻轻的调息,已经取回了平常的心态。
七天,二十二个人
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我可以期待么?
或者,可以不安么……?

过去心不可得,
现在心不可得,
未来心不可得。
我,只存在于此时此刻。
最起码,现在,最重要的人还留在身边。
怨恨着自己的人,就端坐对面。
这就行了……
这就够了

星碎雷袭 2009-12-05 19:48
人里已经完全封闭了 不但卫星信号 连内外交通都已经被浓雾阻隔

已经成为密室了吗...看起来 就要开始了

我打开了自己的摄像机 默默擦去额头的汗...

来吧!血腥的真相!看看你能否打倒我!

draak 2009-12-05 19:48
【路人0-1】
面容扭曲的人们手持各种武器围了上来。很幸运,其中没有什么大威力武器,或者说,其中大多数都只是农具。
虽然试着与他们交流,但是得不到可以理解的回应,或者说,他们根本不懂我的英语。
这样正好,毕竟就算语言相通,他们也不像是处于可以理解的状态。
那么,能做的事情只有一样——
“Power Wave!”
我的拳头重击地面,能量的波动将那些诡异的家伙远远击飞。看来那些家伙只是普通的疯子,身体方面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挨过我这一击之后,没有一个还能站得起来。
我环视四周。
需要找到神经正常的人,幸运的话,最好能找到懂英语的人。
需要找到安全的地方,让身体得以休息。
需要找到安全的水和食物,用来满足身体的需要。
然而,最需要的,是找到那个和我一起被卷到这里的同伴……
洛克……你在哪里……

ask199374432 2009-12-05 20:06
嗯 说那么多有的没的干什么?都好好的开始仪式吧,如果你们不相信紫的话,那为什么要加入进来?啥,你说是你被强行拉进来的?那也没人逼你划手指吧 ……
第一天晚上会有3个人被杀,如果我和小爱以及上海,或者红魔馆、永远亭她们都健在的话,可能性就很高了哦。什么的可能性?我不知道呢,嘿嘿     

幽冥の风 2009-12-05 20:11
引用第9楼draak于2009-12-05 19:48发表的  :
【酱油0-1】
慢慢来吧,慢慢来的话就好了……
话说昨天已经有一个个人写的与主线发生矛盾了,看出来了么?

矛盾一直都有啊,而且很多,那个帖子从头翻到尾你就可以看出来了。嘛,大家不都是在互相修正嘛。。。。。

======================================吐槽与戏服的境界=============================================

仪式顺利结束了,一切都很成功,大家也都没有什么异样。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或者只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虽然心中仍旧放不下人之里的诸位,但是,目前这边的事情才是重中之重。
国符「三种神器 镜」
借助八咫镜,姑且可以掌握八云紫周围的动静,以防万一。(吐槽:紫的实况转播?被间隙。。。)
妹红自昨天回来以后,脸色一直不太好,果然还是没能完全从之前所受的伤中恢复过来么。
“你今天还是早点休息吧。”如此试着劝说妹红,我则在桌子前如往常般坐下,摊开书卷,开始记录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将这一切都记录进历史之中。而这个历史,希望能是所有人的历史——人之里的乡亲们,还有妹红,要活下来啊……

=====================================系统提示=====================================================

妹红,发送给你剧情选择项:
A:听从建议,留下休息。我在写东西的同时,进行对话剧情,我的台词你自由发挥。。。。。
B:不听从,出去查看情况。留下我在屋内写东西,你进行外面发生的事情的剧情。。。。



(话说0-1不是大多数人都发过了么)

既然新开了帖,那么之前的就当是伪得0-1吧。。。。

vassiliev 2009-12-05 20:19
八云紫的仪式。
似曾相识。
如果它能起到应有的作用,那么就这样吧。
在场的家伙里有不少生面孔,我并不信任她们,但是这不重要。
……因为我必须这么做,为了我,也为了那些孩子们。

如果是我的话,是能够让天仙子在夜间开放的吧?虽然完全没有那个心情一试。

ppprince 2009-12-05 20:22
【乌鸦0-1】


为了天狗————

轩辕夜羽 2009-12-05 20:25
……
那个八云紫……
说实话,作为一个有身份的大妖怪,做到那种程度……看来我或许还是低估了这次日食的影响力。

不过更加令我在意的是那个法阵……血族恐怕可以说是,所有用鲜血发动的秘法的鼻祖……但是那个的确是我没有见过的类型,难道竟然是记载在古老的典籍中的什么法术么,她又是如何……

思绪稍微有些混乱,尤其是见到昏倒的咲夜的时候——虽然总算众人平安,芙兰也找到了,接下来就是尽我所能的保护我的这些,最宝贵的家人们……

呵,家人……不知不觉的,我竟然也能说出这种话了,真不像我,被咲夜听到的话也许会吃惊吧……不过那孩子还真是……竟然拼死去守那什么红魔馆,要知道一万所红魔馆也比不上你的安全来得重要啊,傻孩子……

不过,也为了这份心意,敢对红魔馆的的人出手的人,赌上斯卡雷特家的名誉,我会让他万劫不复……

ask199374432 2009-12-05 20:30
话说蕾米 作为血族的你和芙兰 真的不是杀手吗?

vassiliev 2009-12-05 20:39
那只鸟真是聒噪。
找死么。

不过说起乌鸦,就是乌头了吧?刻耳柏洛斯的涎液呢……
果然还是找死么。

二次幻想 2009-12-05 20:40
滿溢的酒瓶、人類的笑聲...

還在掛念不夜的守矢神社例大祭呢~!

現在...也許沒有多大的轉變,

只是用以血代酒模式延續下去是了...

茄子零 2009-12-05 20:44
那边那个黑白,开玩笑要注意分寸。
闲得无聊的话请帮忙准备下晚饭夜宵,不要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惹人烦……

i0de502 2009-12-05 20:47
八云紫说的真的好可怕啊....幻想乡真的会变成地狱吗...

啊!~好耀眼...

真是了不起的法阵啊...(不止可以保护大家还可以名正言顺地秀身材)

对面的妹红看起来好像没事,还是平常那样酷酷的样子,太好了,等会就去找她吧(顺便敲打下她,也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恩...这时候突然有过电一样的感觉,这是久违的灵感么?

凋零的鸟儿...是鸽子

消失的世界...那是梦

啊...就叫Lost Dream

zavayev 2009-12-05 20:54
仪式结束后很多人仍然聚集在广场,似乎大家呆在一起能够能够让自己更安心一些。
虽然到现在为止人里还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广场中央那个符咒却让我觉得,马上就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就在这里,就在参与这仪式的22个人身上。

虽然被九尾狐带来的时候,带了点装备在身上,但似乎都派不上用场呢……
焦躁,不安。却无能为力。

不过,幸好我并不是仪式里唯一的妖怪之山来客。这种时候,那只鸦天狗是少不了的,巫女与小青蛙、还有穰子也在这里。

如果这时候和椛下上一盘棋的话,心里肯定会好受不少的吧。可是她封八坂大人之命守在山上。

不知道山上现在怎么样了呢……只要向守矢大神献上信仰之心的话,神与巫女一定会在危难之际伸出援手的吧……

gunsheep 2009-12-05 20:57
那个魔法阵,原来是这么回事吗?
将整个幻想乡的晦暗,集中到这个小屋中的22人身上。这样外面的世界就可以维持秩序和平静了。但是相对应的,这里的众人将承受加倍的晦暗。疯狂和血腥,将会加倍地在加入魔法阵的人们中间上演。
果然,就如我所预想的那样,是把我们当成祭品了吗?

紧紧地握紧大魔导书。魔理沙的命运,就只有我能守护了。
虽然我不知道能做到什么程度。但至少可以留下最后一丝优雅。
上海,跟我来。我的后背就拜托你了。

还有,那边的病气女听着,虽然我们针对河童达成了同盟,但如果你趁着混乱对魔理沙出售的话,我可是不会饶了你的,你这只偷腥的猫。

FNite489 2009-12-05 21:01
于是, 主人这是要我去做什么呢?
对于这个仪式, 她有着独特的想法.
不过, 如果主人不愿意说的话, 我也不会多嘴去问.
即使在仪式上我是独立的参与者,
也不会改变上海人形的含义.

二次幻想 2009-12-05 21:08
引用第20楼zavayev于2009-12-05 20:54发表的 【にとり】第〇日 - 1 :
仪式结束后很多人仍然聚集在广场,似乎大家呆在一起能够能够让自己更安心一些。
虽然到现在为止人里还没有什么影响,但是广场中央那个符咒却让我觉得,马上就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就在这里,就在参与这仪式的22个人身上。
虽然被九尾狐带来的时候,带了点装备在身上,但似乎都派不上用场呢……
焦躁,不安。却无能为力。
.......


早苗是我家的風祝...是風祝啊~~~!

說起早苗,今天我也不見她啊...好像正在準備什麼來著。

greelmr1981 2009-12-05 21:34
【露米亚 0-1】

逐渐醒来,昨晚的那个噩梦让我十分在意。八云紫那个仪式到底能有多大能耐还不能确定,不过至少血中的骚动已经稍微静了下来。如果这接下来的7天能平安度过的话,琪鲁诺、大妖精、莉格鲁。。还能见到她们吗?

寂寞的泪水悄然的滑下,但另一个念头提醒我——活着,才会有继续下去的机会,只要我活着,她们也活着,一定。。。

八云紫的太阳,刚刚从地面升起。

innelysion 2009-12-05 21:35
回想起上一个午夜八云紫的仪式上,那阵仿佛能穿透一切的光芒赶走了我对竹林中遭遇的淡淡不快,不过另外更让心里觉得沉重的事物预兆却越发明显……
在兽道上开烤鳗鱼小铺子的夜雀也是仪式的一员,以往看她单薄的身体砍树烧炭非常吃力,我便常常用自己的能力顺手弄点炭出来送过去,顺便享受下美味的八目鳗小憩。
惹上这样的事情让娇小的她变得非常惊恐,翅膀不住微微在颤抖,我也只好用稍显无力的话语安慰了她一番,不过之后她便显得有点打起精神了,果然就算对于妖怪来说,心理上的交流也是很重要的啊……
仪式结束后我和那家伙稍微对视了一下,她微微扬了扬嘴角,却也明白完全赶不走脸上的阴霾,大概我们都在想同样的东西吧。
永远亭一行人的背影消失在转角处后,我随着慧音回到了住所,一路上也免不了红着脸接受那一直以来的例行唠叨,本来还想找些安全的地方,到头来反而自己遇险要让慧音操心……

伤势依然还不能轻视,洗澡时候伤口让我直咧嘴,虽然从凌晨一直躺到刚才,但都是半睡半醒的状态,眼前时不时晃着竹林中突然向我倾泻而来的那些记忆碎片,不过现在反而呈现得不是很清晰了。

喀拉啦——
门被拉开了,慧音端来了一碗粥和一小碟渍物,正好我也觉得有点饿了,端起碗来便刷刷地喝了下去。慧音红色的视线从碗沿扫了进来,异变使她一直维持在白泽形态,加上稍显疲惫的语调,消耗一定也不小吧……想到当中也有我这傻瓜的一份"功劳",便把脸埋入了碗中。

当我听到她说今晚也许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正好和我心中越来越强烈的那股不正常气息吻合上了……但既然说不出个究竟,我也只能希望这是受伤带来的后遗症……

仪式后的第一个夜晚徐徐降临,但窗外的天空依然泛着让人不安的红光,我没有理由再抗拒慧音的叮嘱,擦好药后又钻进了被窝里。
隔着纸门,烛光隐隐约约映着慧音的身影,一定又要工作到半夜吧……如果我身体的恢复能力能分一点给她便好了,尽管是兽人的身躯也是会被累倒的……一直以来她坚持每晚读书,整理案卷,为孩子们备课……这些事情除了阿求可以帮忙分担一些外,村里也没有其他人能插得上手了。所以即使是我的劝告也显得有点理亏……

希望这件事快点结束吧…… 我舒展舒展身体,把被子盖好,闭上了眼睛。






烤鳗店的太太我喜欢你啊!

tommyice 2009-12-05 22:27
【早苗 0.1】
大家都会变得疯狂吗?
难道我们之间也会互相残杀吗?
诹访子大人,神奈子大人不会有事的,对吧?……告诉我啊,她肯定不会有事的,对吧?

幽冥の风 2009-12-05 22:29
我稍稍放下笔,想要稍作休息,不,应该是我现在所写的东西已经使我的注意力无法再停留在笔和纸上了。

对,我写到了出席仪式的那22个“要素”。

接下来的七天,我将会和他们在一起,在这人之里的中心地带一起度过。心中由衷地期望这一切能继续保持平静,但这恐怕很难实现,否则那妖怪的大贤者也不会这么兴师动众了。

妹红大概已经睡着了,或者也像我这样惦记着仪式和今后的事情?不过现在对她来说,先把伤养好才是首要的——接下来还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看到她受伤的样子总是好难受,已经不想让她再一次负伤了。

目光又回到了写到一半的书卷上来,接下来,问题会发生在这22个中的哪一个身上呢?

红魔馆来的四个我了解的比较少。恶魔之馆,一个不祥之地,我一直叮嘱人们不要接近那所宅邸。馆内的吸血鬼姐妹对人类来说是极其危险的存在,百年的不动大图书馆不知道隐藏了多少神秘的咒法,恶魔的奴仆十六夜咲夜也掌控着令人生畏的力量。他们会怎么做,我心中完全找不到答案。

妖怪之山来的两位神明和风祝多次有恩于人们,虽然他们并不常来人之里,但是能将恩泽播散于人间的她们,一定是生性善良的。况且他们还受到神力的加护,应该不会有问题的。那个天狗记者的报纸倒是没少见过,但她在这次异变中会如何行动,我就不得而知了。还有那个河童也一样,希望她们能保持自我。

对于永远亭的三位,秘一样的蓬莱人,虽然平常也没少帮助过人之里的人,但是,她们的心思就如那星空一般深邃,永远也摸不透。在这段日子里,我所能做的,也就只有尽可能减少她们和妹红的接触了。

两位住在魔法之森的魔法使,虽说他们并不是什么恶人,但她们能够承受住这次异变的侵袭吗?不过回想起雾雨魔法店平日大大咧咧的那一位所生的事端,或许这段时间,也能保持这样吧。那位人偶师的人型似乎也发生了某种变异,希望她的主人能够掌控住。

风见幽香,最危险的存在,曾有多少误入太阳花田的人类受过其鞭打。她的力量,想要夷平人之里也是不费吹灰之力。如历史般悠久的她,心中到底作何打算?

天人应该是善良的,她们也是因此才得以成为天人。但天界的灾难已经把这些化作历史。对于她,我现在是一无所知,除了她所拥有的强大力量。

比起上面的人物,树林的妖怪露米亚和米斯提亚虽然不是那么强有力的存在。但毕竟她们也被召唤到了仪式中来,而且,孤身而来的她们,会处在什么样的心情之中呢?还能维持住一如既往的自己吗?

神秘的妖精黑莉莉,从何而来,是什么样的妖精?冰冷的表情下未曾开口说过一句话,她到底怀揣着怎样的心思?

以及,我和妹红。妹红还是老样子,一切都还很好,但愿这能够一直保持下去,不,一定能的。我自己还是我自己么?看看自己的双手,目光又扫过旁边堆放的书卷。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对,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不是一个人,妹红还有人之里的乡亲们,都是和我在一起的!

狄奥 2009-12-05 22:50
呜……姐、姐姐……
芙、芙兰的胸口……
好疼、好疼……
这这种感觉是什么?

(咚、咚……)
(胸口,仿佛撕裂一般的疼痛)
(这种感觉,究竟是什么?)
(意识、意识快要失去了……)
(这……究竟是……)
(…………姐………………姐…………)

二次幻想 2009-12-05 22:56
引用第26楼tommyice于2009-12-05 22:27发表的  :
【早苗 0.1】
大家都会变得疯狂吗?
难道我们之间也会互相残杀吗?
诹访子大人,神奈子大人不会有事的,对吧?……告诉我啊,她肯定不会有事的,对吧?


小早苗~請別再胡思亂想了...

記著啊...信仰之心就是神的生命啊~!

只要早苗信仰心仍存在~我們便永遠活在你的心裡的.

永遠的.永遠的...永不分離啊^^

(微笑)

茄子零 2009-12-05 23:04
我说妹妹大人,你怎么又跟蕾米玩[哔哔]游戏了呢?
还玩的那么凶,呃,脏成这样了……咲夜,赶紧带妹妹大人去洗澡!
蕾米!你就不能好好看着妹妹吗?
——你也去洗洗吧……

=w= 2009-12-05 23:50
(无名的士兵 0.1)

(大鹰!大鹰!回答!快回答!)我们可爱的队长又拿起那通讯石大叫代号為大鹰的小队.
(队长,无用的,受突袭时大鹰队正突袭点巡逻.)我不想伤害这新上任的队长弱小心灵,但这是事实.
(可恶!月亮队和战神队也......)
各位好,我是一个无名的士兵,自千年前以来也无参与战争了,我几乎也忘记了天人的血是什麼味了,同时也几乎忘记了战争的味道......
但这是战争吗,我不清楚.
我回头,这是我们临时编成的小队----闪光,
(要如何做....教科书无写如何对付天人.....)新上任的年轻队长.
(妈妈.....妈妈.....)她拿紧手上的刀,正哭到连口水也流出来了小孩新兵.
(无...无问题的,我可是未来耍做天人王的男人...)很自大的笨蛋新兵.
(其实,明天我就和女友结婚.......)已经自己立了死亡条件的男人.
(哈哈哈哈!!!!!!!!)精神好像已经出现了问题的老人.
加上-------在上次大战活下来的本来正享受退役生活的老不死為副队长,再这样下去,我们真的会变成闪光的.
突然的受袭,城市区被攻占,战力被分散,战败只是时间问题.
新人,小孩,魔法使,老人,这些人也上战场了,像我这种应死的人士去战场就够........这不是已经天下太平的幻想乡吗.
想太多了,要集中........
无线电石的声音不断地传进耳裡.
(闪光队!他们很不正常!他们正过来.....啊!)
(红十字队全灭!重复!红十字队全灭!)
(空中干什麼!支援在那!)
(别过来....我下不手......)
(对方有对天人弹幕卡!散开!散开!)
(要石投下!)
(总部,支援,快派支援.....啊!!!)
(我们不能退!这裡是最后防线!)
(弹幕太厚了!无法近身战!快空投长距离弹幕卡过来!)
(不行!龙使全员也正交战中,无法进行空中支援.)
(快投降吧,你们无胜算了.)
(不行....已经不行了.....)
(刚刚在无线电石说不行是那个家伙!战斗完后给我过来!)
(呵呵,牛肉队的队长还有精神.)
(那家伙可是出名的地狱教官,连様子也和牛一样.)
(笑话说够了,给我认真地打!,私下说话是禁止的!)
我还可以这样清闲地听无线电石,是因為我们守在总统府的门前.
手上拿住跟我多年的刀,不,拍挡"风斩"也快不行,明明我们前几天还正快快乐乐地修草.
这世界快完了,拍挡.
你是不是想在死前饮多一次血吧.
那好吧,我们也一起快~快~乐~乐~地冲出去把敌人斩开8件吧...
.....
!我在想什麼,要冷静,為什麼近来胡思乱想多了.
(哈哈!无错...我是天人王...)!笨蛋新兵你别发梦了,还有天人王是什麼.
(哈哈,哈哈.....我是无敌的.)他突然跑了出去,而且是笔直地跑出去.
(!快回来!你干麼?)队长你又迟了一步了,那家伙已经被突如其来的弹幕贯穿成蜂窝了.
(!敌人来了!敌人来了!快找掩护!弹幕战!弹幕战!)我不知觉地大喊起来,看来上次大战的记忆还在.
(我....我是队长,我先能下命令!)你现在说这些干麼.
(啊!!!!!!)小孩新兵怕到只躲在掩护物下哭泣.
从掩护物露少少出来看,对方有最少有3条射线....3个人....
(可恶,梨花还在等我......)死亡男立即架起出弹幕的架势,连线不断的黄色小球从他的手中喷射出来,把敌人的弹幕攻势打断,射中了,这家伙眼界不错.
(还真好听的名字,是美人吧,未见到未婚妻别被干掉!)
(你也是,我也想婚宴上多请一个人来.....)互相简单的对话后,我立刻全神集中在战斗上.
对方弹幕攻势停止,看来他们怕了,那样,近身战!
符卡[风之突进]!
风的力量令脚如风一样,如风那样迅速跑在敌人的掩护物,就在敌人察觉到我在眼前已经太迟了,"风斩"闪亮出光芒,斩!敌人和掩护物一起被斩成一半.
在旁别目睹的敌人立即攻击,但因為符卡的影响我一跃就消失在敌人眼前,后再跃多一步,正刺向敌人腹部,敌人反应不及被刺中,他痛喊了一声,口中喷出的血把我的面染血了一部份.
看了一看对方,只是一个年轻的新兵,对面也是这样子吗.
不知為什麼,我心中忽然有种快感......
突然有弹幕从身后飞过,原来还有第4个敌人,正想会被干掉时,敌人头部被黄色小球贯穿,是死亡男救了我一命.
看来暂时无敌人,我叫了声(清场!)就立即跑回我方那裡,同时符卡能力消失.
年轻队长笑住说:(看吧,我的领导力是不是很好.)你刚刚做了什麼.....
死亡男接住说:(别大意!有敌人来了即最后防线被突破,可能大批敌人已经......)
(大驾光临了.)我说住望向前方,大批敌人而且近在眼前.
但是,他们配备很简陋,直接来说,他们就是平民上街游行那麼,只是拿住刀枪,大人,小孩也有吧.
这战争到底什麼一回事?平民為什麼走上战场,敌人利用了平民了吗?
(闪光队,守护总统府,不能后退!)无线电石传来绝望的信息.
(我要见妈妈.)小孩新兵突然站起来,笑著地说,从笑容中感受到歪曲的感觉.
(你们,别阻止我!)她突然亮出她的刀,立即冲了过去.
(!!她干什麼!全员!掩护她!)
(可恶!我无说过要请这样多人参加婚宴.....)还真受欢迎的未婚夫呢.
(我也说过我先能下命令!)不论如何,我们也张开了弹幕,同时对方也放出弹幕.
但不知為什麼,对方弹幕像乱射一样,基本就打不中那新兵.那新兵直冲向敌人堆中.我们在远处看住,那新兵一斩,一个人倒下了,后面立刻有刀斩中新兵,但她没有倒下,反而向后还击一刀.
我不断大叫:(快回来!你这样只能连升2级!)她还是无听我们说,继续互斩,她和她的敌人,不断疯狂地笑著,像共鸣一像,在鲜血的飞舞下跳起死亡之舞.
最后,她终於倒地,被敌人横过自己的身体.
(他喵的!)我只能把怨气发洩在言语上,继续把想突破防线的敌人射毙.
(.....梨花?)死亡男忽然这样说,然后跑了出去,喂!你也见到幻觉了吗.
但这幻觉我也看到,有个年轻貌美的少女突破防线.而且看起来只是一般平民.
(梨花你来干麼!快!和我一跑到掩护物!)死亡男拖著那少女转后.
突然,死亡男面显出惊讶的表情,他慢慢望向后面,有把小刀直刺进他的腰部,刺他的,正是他口中说的未婚妻.
(....為什麼?)死亡男快哭出来地问,少女只有不断地狂笑作回应.
死亡男倒下在地上,但那女人无放过他,她把小刀拔出再刺,1刀,2刀,3刀......
(啊!!!!!)我不知觉地大喊,架出架势射出弹幕弹,那女人即被射到在空中打个转先倒地.
(队长大人掩护我!)我立即冲去死亡男那裡.
(别....别命令我!)无视他的说话,我附起死亡男.
(振作点!你杯喜酒我未饮到!)
(....是你吗....对不起....我已经看不到周围了.)在弹幕乱飞间,他的声音变得像听不到似的.
(别说话!我现在爆发小宇宙寻找忘记很久的救急救学.....)
(无用的......我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他用尽全力捉住我的衣服.
(借钱除外快说.)
(帮我保护梨花.)
(!你现在还.....)
(我听得出....她的笑声充满住哀伤.....她一定有什麼原因......)
(自己的女人就要自己保护!别求我!快同我好好休息!)
(是啊.....我真...无用.....)这时,他鬆开了手.
我双手全沾染上他的鲜血,把他的颈部的银牌拿走后,我望了一望那少女的情况.
这是.....她的伤痕不是给利器做成的,是鞭子造成的,像被虐待过那样.......忽然有种作呕的感觉,脑海想到很多字眼......
(啊!!!!)忽然从后的掩护无了,队长被一把长刀刺穿身体,然后倒下,我即刻看到,是那个老兵.我忘记了他的存在.
(喂,你想投降也无必要把队长干掉吧,虽然我也很不喜欢他.)他没有回应,只是不断地笑.
他拿出了一张符卡.
([风之突进]!)他大喊后,我反应过来时他的刀已经直迫到我的眼前.
(啊!我的手!)尽量迴避的结果,我的左手被斩伤,而且大量出血.
(但是,还未完!)就在老兵再次追击时,我把贴在刀柄的符卡大喊出来.
(反击[月斩]!)从刀柄发出光芒,亮出风斩时,风斩的刀身发出银白的光,然后用力一挥,刀身发出一股无形的冲击波,直中就在眼前老兵,老兵被斩开一半穿过我的身体,他的身体结构在我眼前短短飞过,就倒在地.
幸运地我左面有个掩护物,我坐在那裡,看住头上不断飞过的弹幕.
........到最后,又只我们无死了,拍挡.
但面对这样多人,我们也快了.
无线电石也无了声音了.
战场的人好像也变得不正常了.
那我们也一起不正常吧,拍挡.
我不知不觉也狂笑起来.
手的痛楚也渐渐消去了.....
.
.
.
轰!突然在总统府天空有一道轰雷打了下来,同时也把我轰醒了
从破口飞出了一个龙使,这不是衣玖小姐吗.
第一次见果然是美女,她手上抱著的是.....天子大小姐?
从破口中,飞出很多对龙使用箭矢----RPG出来,衣玖小姐一个又一个轰雷轰下,把RPG全消灭了.
原来如此,后门被攻破了吗,这是我回头看,见到在敌人堆中出现了正规部队,他们各持住RPG準备射向衣玖小姐.
会被打中的,虽然如此,但我脚动不了,可恶!失血过多吗.
我一口气把在袋中的充血药全食了,但对方已经发射了.
(啊!!!!)我一股作气地跳起来,和RPG的射程重叠在一直线.
(可能会有点痛,拍挡......必杀[迅风]!)这时,风斩被数多迅风缠著,然后忍著痛苦2手紧握,大力地把刀挥动,无数的迅风飞扬出来,把同在一直线的RPG全击落.
但我只是捱过第一波,第二波已经飞到眼前.
轰!一个RPG直中了我.
我即失去了速度,从天降下去.
倒地前,我见第二波正飞向衣玖小姐,她放出很细小的雷弹,是干扰弹,把RPG全击落,什麼吗,你能这样我就不用这样辛苦吧.
啪,身体贴地,很冷.
我向上望,隐约看到衣玖小姐像看了我一眼,但什麼表情我不消楚,然后她就飞走了.
这时,有大堆敌人踏过我的身体,同时也踏过风斩,风斩被踏过时发出噹,噹的声音,就像对我咆哮一样.
....抱歉,拍挡,最后的舞台演得真难看.
说起来,我开始不觉得冷和痛了.
也开始看不到周围了,真奇怪,明明大黑天却这样亮......
说起来,我為什麼要跳出来.
想保护女人吧,我真笨,这也要问自己....
上战场的原因吗?
想拿多一笔退役金换大屋吧.......
..............
.............
.............
========================

大家也这样打酱油的我也不客气了(打飞

i0de502 2009-12-05 23:59
终于和妹红说上话了,虽然话不多,不过听到她真的去了变异了的竹林里面,还真是吓了我一跳啊。不过还好能安全出来,八云紫小姐真是好人啊。

不过她叫我要多加小心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即使是有了这个仪式也没法阻止异变吗...

不行了,好累。今天大运动了不说,刚刚又流了好多血,真的是又累又困了,还是赶快去睡觉吧。

……

唔...躺下了却反而睡不着。虽然恼人的人类喧嚣早已沉寂,窗帘也把耀眼的光线挡在了外面。不过,这灵感...第一次有了不需要灵感的荒唐念头了啊....

现在脑子里就像喝醉酒了一样在“胡思乱想”,偏偏是“胡思乱想”却都是极为符合大家的美妙音乐啊...

这首是永远亭主人的..

这首是那位记者的..

啊,这首是妹红的..

可...可恶,竟然记不住...呜...

还是早点睡吧,真的很累了...

nemoma 2009-12-05 23:59
SetVariable.4thWallBreaker = Off;

檢查了一下自我封印的狀態;

貌似沒有什么問題。

那家伙用這個狀態承受了不可視之力的侵襲三個月,現在這個日食不過是七天而已……

嘛,雖然會給其他人造成“咱的感情已經消失”的錯覺,不過總比自相殘殺要強的多。

當然了,這個是假設日食造成的黑暗力量小于不可視之力的逆襲的情況下的就是了。

下次見到的時候,一定要問問。

曾經說過:“個人的感情是很復雜的,如果被熟知你感情上弱點的家伙掌控的話,那么你整個身體和心靈都在他手里了。”

那么,只要不表露出感情,就不會被侵蝕了么?

下次就拿這個問題問問她吧……老姐那種性格,估計不會提出那種問題吧,嚇一跳也好……

狄奥 2009-12-06 01:14
嗅……嗅……
这、这个味道是……
呜……身体、身体开始发热了……
姐姐,芙兰……芙兰想要……芙兰想要……
但是,姐姐说过,不能伤害任何人的……
芙兰是好孩子,芙兰不会伤害大家的……
可是……可是……
这里,变得好奇怪……
芙兰,好害怕啊……

轩辕夜羽 2009-12-06 01:24
芙兰……

我从远远的背后看着那纤细的身影……我的妹妹……

因为禁忌的能力被我关在地下495年的妹妹……

我……最最宝贵的妹妹……

是因为时间过得太久我已经遗忘了什么?还是因为顾忌的太多而失去了什么?
为什么我的身体硬是没办法向发抖的你踏出一步……
为什么颤抖的双唇干涩的喉咙没有办法吐出半个字……

多想走过去拥抱你
多想用温柔的话语安慰你
多想把这多少年来没有告诉过你的珍爱交给你

……
……
……
芙兰……你一定不能有事……

茄子零 2009-12-06 01:29
死了,这个不良记者?
虽说我不太喜欢那个总是丢号外砸破图书馆天窗的家伙,但凶手连这个号称幻想乡速度第一的天狗都能轻易杀死,看来不是等闲角色,不能大意,还是要好好检查一下尸体,看能不能找到什么蛛丝马迹……
什么,那个兔子也死了?让我去看看!
唔,死前好像经历过一番战斗,到底发生了什么呢,如果能打开她的脑子提取记忆就好了,说不定她看过凶手的脸。嘛啊,指望那种怪异的方法当然不行了,还是要靠自己的推理才是王道啊——
“OK,名侦探帕秋莉参上……”我不禁自言自语小声的说出口,——还好周围没有人听见,估计现在大家看到尸体,都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吧?
我一定要抓住凶手,赌上我帕秋莉的智慧……
不过好像漏了点什么,咦,还有第三个被害者?唔,Forget it,验尸太麻烦了……


查看完整版本: [-- 【参与者用版杀讨论帖】第〇日,请大家入内发帖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8.7 Code ©2003-2011 phpwind
Time 0.022005 second(s),query:2 Gzip enabled